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4的文章

飲鴆止渴x舒適圈安慰劑

寒暑假海歸、得到安慰劑,
彷彿可以多給一些動力返回國外的求學/工作。

在異鄉的挫折於回到鬼島療傷後,可以增添/回復「我還是勝利組」的優越感,
這個「暫時忘卻」,我們趨之若鶩。

現況沒有改變,我還是我你還是你,
雖然知道出來度假/逃離一趟、回到國外的那天一切和離開時不會有差別,
該面對的現實仍坐落在原處等待解決,且新的離家戒斷症狀會使痛苦加倍,
可明知非長久之計,卻仍無法抑止地想要這份飲鴆止渴。


好像吸毒。
需要慢慢戒掉。

無緣的警校x善意惡意天意

某次大型丟鞋行動,在某個警民衝突的場合,
一位基層員警的職責為「手持攝影機蒐證」,
一位民眾憤慨大喊:「警察應該和人民站在一起,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無恥!」
不曉得是不是投射作用,親眼讀到該警察的唇型:「我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