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5的文章

誰有資格化身正義?

(原文投稿於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寫在參與民間版模擬陪審法庭後)

我是個工程師。對臺灣司法界──尤其是法官判案──的想像,主要為很偏狹的兩種:
「伸張正義」或「恐龍判決」。

於是一個不巧看太多法庭影集、又恰好有追蹤司改會粉絲專頁的工程師,
看到電視上演的「陪審團」竟然在即將臺灣舉辦「民間模擬版」,自然興奮不已的報名。
歷經事前的陪審員遴選,我有幸成了陪審團的 12 人之一。

山上階梯哪裡來?

某冷門點溯溪團,須先由山腰入山口下溯至溪谷──
山陡、罕無人煙,但土上卻偶有階梯的痕跡。

對重心不穩的生手來講,面對陡坡的直覺想法是:
抓到穩固樹藤、屈膝/坐下滑下一段距離。然後重複直到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