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2的文章

宴席將散各自分飛x知道和放下是兩回事

本篇為閱讀JC《害怕嗎?》一文有感而發。


離開TW前夕,我做了一個夢。

遊戲的意義

遊戲這東西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當我們面對一個其他人類制定出來的遊戲時,
我們到底應該在遊戲規則內,享受其中,努力去達到這個遊戲中的最高境界,
還是應該像是看破紅塵的人一樣,覺得這些遊戲非常無聊,
其中的成敗一點意義也沒有,只要沒有這些規則,這些遊戲都可以輕鬆的獲勝。

就像小朋友踢足球,有些小朋友會非常遵守遊戲規則,乖乖的踢著球,
享受其中的樂趣,有些小朋友因為天資聰穎(?),一旦踢不贏別人,
就拿起球來丟進球門,然後在其他人大喊:"你犯規"的時候,
悻悻然的丟下一句:"無聊,贏了又怎樣。"就去別的地方閒晃去了。

遊戲涵蓋的範圍包含運動、電動、棋類、競速或是各種有規則、有目的的活動,
而若一個遊戲的規則能夠平衡,便能衍生出各式各樣的競賽,
各式球賽、電競、棋類競賽、賽車、滑雪或泛舟競賽。


(from: http://www.jalan.net/yad308757/blog/entry0001659629.html)

激進重練x承擔漸進

我不認為所謂的重來是把疊起來的積木給推倒,
而是努力的好好累積人生,
總有一天它會成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形狀,
-- 《NANA》

妥協讓步x小心健忘

略echo《通往西邊的秘境1.》。

幾經思量與掙扎後決定修正初計畫,難,
面對無法堅持的自己興起的厭惡感,難,
妥協後仍能銘記當年大方向,難之極矣。

順勢而行並不是放棄,但目標方向莫失莫忘,共勉之。


「願意為了更遠大的目標而暫時忍受一時的寂寞跟無趣,
 跟永遠自甘平凡是完全不一樣的。」
為了累積能量或是資本而做跟夢想不是直接相關的事務並不是罪大惡極。 
真正恐怖的是,你把暫時忍受的那一切麻痺成自己的終身願望了。
-- 朱學恆

大國崛起x十二年國教反求諸己

《Bloomberg Businessweek》、《The Economist》、《TIME》三本雜誌,
本週不約而同都以中國近期事件為封面,不外乎主打兩人:薄熙來陳光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