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FTA 困境

想起碩班找指導教授的往事。
問題出在我們不夠優秀,削價競爭僅是飲鴆止渴。


連柯馮

誰在 318 期間寂靜無聲?
誰不食人間煙火句句發言句句失言?
誰對黨內同志失序行徑從無一句責難?
誰隸屬曾經獨裁者的政黨,坐擁數百億黨產不公平競爭、沒有資格參與民主的遊戲?
誰隨父輩訪問中國,並和習近平留影滿臉笑容?
誰出身名門無法選擇家庭,但一路走來始終玩轉於上流間、並不排斥來自上一輩的特權?

誰在 318 期間參與醫療小組並撥冗參加媽祖遶境?
誰對性別議題發言淺薄?
誰自稱文化上的中國人、尊蔣求票?
誰收盡在野光環,但只見鎂光燈下句句凌厲、鏡頭外卻顯少對社會議題發表評論?

誰在 318 期間首當其衝徹夜未眠?
誰在「市長,給問嗎?」答題率 100%?
誰對社會議題時抒己見有年,對自由和人權的想像最符合民主國家的標準?
誰最被媒體忽視幾無曝光率,連辯論都未被邀請,卻很努力想釐清一件事:
「我的政見在這裡,我會參選到底。」


三位民調與呼聲最高的政治素人一字排開,誰展現臺北市長的高度?
因為民主之敵的某些支持者會含淚投票,
該放棄做個理性選民、該為了拉下首要敵人而放棄自己心中最屬意的候選人嗎?

我還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