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2的文章

Sense淺談x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其實不知如何翻譯 sense,只會用它造句。

欸我們覺得你很有 sense。
-- 賊船長&華神 @台政無雙

Sense 的概念,比較像學科上國文英文我們說的「語感」,
可以用閱讀咀嚼逐漸養成,但難以速成,
所以到高三以自然組來說,假如數物化已臻化境,只剩國英弱項,
那請節哀,施主的分數提升不易。

OL日記#1 到底有沒有用心

在新崗位上不知不覺也過了快要三個月--度過了所謂的"試用期",
在每一份工作的前三個月雇主權利極大化、不合理也合理化的一段說長不常說短不短的日子,不知不覺要結束了。

以前有個小短文故事,在說一個人到了非洲部落去和當地原住民一起生活,後來她們要一起去趕路去一個地方,他很急,老想快點走到,可這原住民偏偏像跟他作對一樣,總是走一走就要非得要停下來一下,才肯繼續往前走。他終於忍不住了,問那個原住民說為什麼你要停下來呢?原住民看了他一眼,說了:「我在等我的靈魂。」

這故事一開始聽的時候悟不出什麼道理,但是印象卻非常非常深。隨著年紀增長,每當我在每個不同的忙碌階段想起這個故事時,還是會忍不住一直去想這故事到底代表什麼。我也看過別人下的注解,我也一直在尋找一個最"正確"的注解;直到最近我才開始放棄尋找所謂最多人認同的意見,對每個不同的個體,不該再尋求極大化的標準值。

所以我要把我的工作小短篇放在這裡,即使只是在忙完一件工作難得閒情啜飲一口咖啡掠過的一段感想,也想要好好紀錄下來,新鮮人的感觸只會持續在短短的歲月,希望我會永遠記住。

--

從八月開始一直到11.12月將會是這個產業最忙的時候,
從準備期一直到忙季正式開始,有非常非常多的東西要準備,還好我七月進來,還可以有一些些時間熟悉準備。
其實我的主管也不過比我早三個月進來,對她來說也是第一次碰這個大忙季,也因此更顯得她很厲害吧,面對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全在她的掌握之中,即使遇到突發狀況,也總是不急不徐的處理完畢。
事情其實非常簡單,就是上週四,大概是我進公司以來最忙的一天,有好多東西都趕著要這天完成,第一次壓力大到肚子痛,連最喜歡的午餐+午休時間也不能好好放鬆,我一邊扒飯一邊手裡翻資料核對,一手打字一手轉瓶蓋喝水,心想agency怎麼還不寄信來,腦中尚待完成事項一件一件浮出來,緊張到頭都痛了。
雖然頭痛可能對很多人來說是個家常便飯的小事(比方普拿疼廣告裡的常常頭痛的醫生)
但是對我這個健康寶寶來說卻是十分難得的!
但是到了晚上八點半,我的事情還是做不完。我的主管,我今天總共才看見她不到10分鐘,然後她就一整天被關在會議室裡,已經連續好多天了。
遠遠的從座位望著會議室,第一次感覺我們的距離是這麼大。
她一定比我承受更多的壓力,更多的責任,但是她每天還是能夠這樣用很gentle的態度面對每件事情每個人,儘管事情多如…

畫皮

去年的我似乎正打算寫一篇這樣的文章。

當時的我正開始工作,開始體驗社會, 對很多事都覺得不確定,也對別人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期待備感壓力,

所以才會覺得像畫皮吧。

時間推演的很快,一年就這樣過去了,身上增加了幾分自信跟霸氣,不再是個任憑別人的話鋒在自己臉上塗抹的小屁孩,而是深知自己應該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的老屁孩。 回首自己過往的徬徨,我很慶幸這一年來所面臨的問題都妥善的處理了,挑戰也都平安的度過了。
畫皮。 是啊,人生這輩子不就是這樣塗塗抹抹? 只是我希望執筆的是自己,而不是旁人。

楊安妮出走日記:序+Day 1



可能有些同胞們太久沒有聽到我的消息,所以先做個簡短的update順便解釋這即將展開的一長串文章的由來:

大家好我是楊安妮,去年八月底加入了傳說中的血汗補教業工作,基於護肝要緊以及種種因素,於今年七月的最後一天離職,很沒義氣的沒做滿一年就退化回了米蟲等級。雖然身為一隻小小的米蟲,整天窩在家裡宅也不是辦法,不好好利用自己難得的青春以及用肝換來的暑假,待我60歲的時候要拿什的跟我的兒孫說嘴?

所以我決定去一趟絲路。

其實我一直想去絲路,因為它見證了中國與世界的歷史、文明、宗教以及許多現代人沒辦法想像跟體驗的故事,剩下的我就不多說了,接下來的文章裡面應該都會提到吧。那,就讓我默默的祈禱這系列文章夠精彩到可以彌補我太久沒有更新這邊的文章的罪過吧...。


20120830 / Day 1

這趟旅程的第一站是陝西省的西安市,至於為什麼從這裡開始走呢?因為西安也就是當年所說的長安,中國歷代很多強盛的王朝都建都於此,所以絲路盛行時期很多的商隊、僧侶的起迄點都是這裡。


說到西安,最有名的就是死人骨頭。因為西安的風水非常好,很多朝代建都於此、陵寢也位於此處。再講下去可能就要有人睡著了,但總而言之我的第一站就是要去看漢陽陵。


漢陽陵是西漢景帝劉啟跟他的皇后的合葬墓穴,博物館裡面展的東西主要都是一些陶俑和陪葬品,請大家想像成是漢朝的兵馬傭就可以了。

這個博物館的特色是,它的通道就建置在陪葬品之間。走道有一半是透明的,可以近距離的看到這些俑的模樣以及陳列方式。墓穴裡可以看到許多牲畜、馬車、還有器皿的造型,因為古代的人視死如視生,這些東西都是要在地府裡陪伴他們的。



和兵馬俑的尺寸相比,漢陽陵的陶俑可以說是超級迷你,目測大概就是25~30公分之間,而且都沒有手、也沒有著衣,感覺起來非常詭異。

不過這一切都是因為當初的手是用木頭另外接上去的,而衣服則是縫製了精緻的絲綢給他們穿,經過兩千多年的時間,陶土以外的部分早就已經風化掉了,這絕對不是什麼奇怪的癖好。

不過仔細看,雖然漢朝不像秦朝那麼擺闊,陶俑小了一點,但仍然非常的精緻,每個人的面部神情都不太一樣,身體的曲線、關節、腳板、甚至「該B」(Summer聽不懂去問別人)都有做出來,可能是希望皇帝在地府不要太膩,也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長相吧。



博物館裡面只開放了一部分的墓穴,剩餘的還有許多沒有挖掘出來。那天光我們看到的部份就非常的壯觀了,數不清的人偶人偶…

打工旅遊x祝順風有所得

這是本里民活動中心每次KTV必出現的歌,
也許現在稍微能體會,為何當年有人聽到會差點泣不成聲。

沒有人會停在原地只為等你驀然回首,
下個轉身,不敵歲月的我們都已不同

付出節制x引戰屁死

付出很簡單,難的是節制。
-- via skyway0828 @PTT

巴哈是戰場,基地是家。
我在巴哈學到的事:何時該閉嘴。
挑釁引戰簡單,和諧沉默也不難,
難的是知所進退,難的是分寸。

賈伯斯的『品味』

最近剛讀完賈伯斯傳,讀完覺得Steve Jobs真的是一個非常特殊、又有執著理想的人,整本書讀下來就像是跟著他一起冒險,起起伏伏,可以觀察到他隨時間過去,細微但著實存在的人格變化。非常推薦還沒看過的人去找來看看!

(from: http://jerry.maheswara.com/Steve/)
前兩天剛好Mr. Jamie寫了一篇文章最終的決勝點:品味,裡面提到Jobs的"品味"對蘋果造成了很深厚的影響,甚至Bill Gates曾被記者問到他最佩服Steve Jobs的是什麼,他也半開玩笑的說:
"I would give a lot to have Steve’s taste. (我願意犧牲很多東西換取 Steve 的品味)" 有很多佩服賈伯斯的人認為他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為他能夠"知道"使用者要什麼,並且用他超絕的"品味"去製造出好用的產品,這種能力就像是一種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賈伯斯這樣做會成功便是一種見識過人的天才表現。於是自然而然,便會有人認為自己只要品味足夠,便能夠設計出和賈伯斯設計同等級的產品,並且堅信這樣的設計才是對的,其他人的意見就像一般的消費者一樣無用,『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直到我們把東西設計給他們』。

但賈伯斯的品味到底是怎麼來的? 如同賈伯斯傳末章中所提到的,他說:
"我的專注力和對簡潔的喜愛,源於早年禪修的經驗。因為禪修,我的直覺變強,而且得以去除所有會讓人分心或不必要的東西,我也由此培養出基於極簡主義的美學觀。"禪修和品味有什麼關係? 其實就腦神經科學的角度來看,禪修代表的是『全力的使用感官(身體和大腦給你的感受),感受它、接受它,直接的體會當下的感覺,不要使用理論邏輯來妨礙直覺』,這樣的做法是對直覺得一種訓練,是訓練自己的右腦建立屬於自己的專家系統。這樣的做法和理論在右腦與禪學這篇文章中有比較有系統性的介紹。

讀過賈伯斯傳的人應該都知道,當賈伯斯看到不合自己意的設計時,就會當著大家的面說那個東西是個"垃圾"。而且年輕時期的他,家裡的傢俱只有一兩件,整個家裡空蕩蕩的只有地板可以坐,因為符合他品味的設計品不多。之所以他會有這樣的行為,是因為他必須像是個味覺敏銳的美食評論家一樣,盡全力去體會設計精妙的美食,但絕不能勉強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