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3的文章

寬律己x嚴待人

只准自己假掰,不許他人裝可愛。


抱怨硏究所推甄老師為求審核速度只管成績,自己優異的課外活動表現未受應有對待——
不過對於以學歷廢人、以人廢言的行為,卻覺理所當然。

你都放火了,點燈錯了嗎


我不要x清醒的為難

比同年朋友多兩年的學生時代,當聽到已經在職場打滾的朋友堵爛某些事情的時候,
我總不解地說:「你不想做、你覺得不合理,就說你不想啊!」
而朋友們會不厭其煩地告訴我:「等你去工作你就知道了。」

年終將近,我的職場新鮮人生活受到了第一次價值觀挑戰。

正名x以事物的本質稱呼

「爸爸,中正紀念堂是做什麼的?」
「噢是紀念蔣中正啊,他是以前的總統做很多事,所以我們蓋個地方來紀念他。」
雖然一個獨裁者沒有被民主國家推崇的必要,舉世皆然,
但該如何如何對孩子解釋,對不起啊我們大人不爭氣,
還很荒謬的留下這踐踏人權的所謂「紀念堂」。

「老師,他們是來自『中華臺北』,那是哪裡啊?」
「大概是中國吧,你看有『Chinese』在名字裡面啊。」
你要一個局外人如何可以想像,臺灣為了參賽不得不矮化名字,聲援時連國旗都拿不進場的處境?
至少我們自己要停止這些似是而非的稱呼。

「同志啊,『臺胞證』不正說明了我們是同胞嘛!」
所以除了一次不得已,我拒絕申請/使用「臺灣地區人民通行大陸許可證」。

R.O.C. 又讓多少人信件寄丟,海關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