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5的文章

觀眾很重要,但不是只要觀眾:聚集目光之後。

創業家拿到創投的錢不是目的、社運組織者召集群眾之後不是就豁然開朗了,
只是過程,是出擊前的準備動作。

當「今天」我們使出渾身解數終於得到日思夜想的注意和曝光,
卻有太多人死在「前往明天」的路上,被興奮沖昏頭後繼無力——
想要群眾,卻不見得能處理隨之而來的責任。


如果一個成功的社會運動,是要達到最初發起運動的訴求,
那麼參加人數──這個指標──只是手段,
如同電影往往有想要表達的中心思想,
那麼對創作者來說,票房、觀賞人數固然越高越好,
可是在社會上引起了多少反思和漣漪,才是他們更重視的。

運動的真正目的,其實不是改變權力結構,
是改變價值觀。
-- 彭明輝
創業如此,社運亦如是。

「加醬」要「加價」,於是不想「加醬」——其實我們不相信「使用者付費」,而是服膺「白吃的午餐」最美味。

在臺灣,我們習慣這樣被問:「加醬 +5 塊,請問需要嗎?」
所以當去歪果消費,第一次聽到「你要加醬嗎?」
我假設那是「加醬免費」的意思。

嗯,付帳時發現其實不是。

一開始覺得被騙了,他怎麼可以隱瞞「醬要錢」!
後來釋懷,那是民情的一部分,
歪果人知道一個「醬」再怎麼貴他也可以負擔,
所以問句裡只有「要不要」沒有「多少錢」,因為喜歡比加錢重要。


「欸這遊戲超棒的,大推!」
「多少錢?」

我們第一不問到底哪裡好玩、適不適合自己玩,
我們第二不問是否物超所值,只想用一紙價格標籤決定自己的「買或不買」。

「懇請唯一支持,價格最低!」
唯有價格(price),勝過價值(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