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寬律己x嚴待人

只准自己假掰,不許他人裝可愛。


抱怨硏究所推甄老師為求審核速度只管成績,自己優異的課外活動表現未受應有對待——
不過對於以學歷廢人、以人廢言的行為,卻覺理所當然。

你都放火了,點燈錯了嗎


我不要x清醒的為難

比同年朋友多兩年的學生時代,當聽到已經在職場打滾的朋友堵爛某些事情的時候,
我總不解地說:「你不想做、你覺得不合理,就說你不想啊!」
而朋友們會不厭其煩地告訴我:「等你去工作你就知道了。」

年終將近,我的職場新鮮人生活受到了第一次價值觀挑戰。

正名x以事物的本質稱呼

「爸爸,中正紀念堂是做什麼的?」
「噢是紀念蔣中正啊,他是以前的總統做很多事,所以我們蓋個地方來紀念他。」
雖然一個獨裁者沒有被民主國家推崇的必要,舉世皆然,
但該如何如何對孩子解釋,對不起啊我們大人不爭氣,
還很荒謬的留下這踐踏人權的所謂「紀念堂」。

「老師,他們是來自『中華臺北』,那是哪裡啊?」
「大概是中國吧,你看有『Chinese』在名字裡面啊。」
你要一個局外人如何可以想像,臺灣為了參賽不得不矮化名字,聲援時連國旗都拿不進場的處境?
至少我們自己要停止這些似是而非的稱呼。

「同志啊,『臺胞證』不正說明了我們是同胞嘛!」
所以除了一次不得已,我拒絕申請/使用「臺灣地區人民通行大陸許可證」。

R.O.C. 又讓多少人信件寄丟,海關卡關。

一到五題xACBBD

當聽到眾多「第一志願分數」時,首要是羨慕,接著稱讚:優秀。
念茲在茲的不是他過去不計代價的努力,而是社會描繪的——他美好的將來。
於是過去認真打拚得來的校系頭銜和那張學生證,成了他必須符合世界期待的原罪;
於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我們不再胡亂嘗試多元道路、不去追求自身想望,
因為「這裡有解答,快抄!」


原來人生也存在標準答案,
原來我們竟相信——別人的解答適用於自己的課題。

Don't bend;
don't water it down;
don't try to make it logical;
don't edit your own soul according to the fashion.
Rather, follow your most intense obsessions mercilessly.
不要曲從;
不要用水稀釋;
不要試圖讓它規馴於條理;
不要隨波逐流地剪裁自己的靈魂;
應該做的是:毫無保留地追逐自己最熱切的執著。
-- Franz Kafka 卡夫卡

漫畫世界主角威能x夢想衝突

漫畫裡就算一人的作為不被世界瞭解,即使他從不親口解釋,
還是有那麼個蛔蟲體察心意、完全沒有誤解,
為世界對待他的方式不平、不值,甚或比本人還氣憤的幫忙向天下解釋——
且都在正確的日子對能感同深受的人説,敵人也不帶有偏見的表示諒解,含冤總是昭雪。

進步x退步

高中時老師說,「判斷規則就是這樣,把這三個例外背起來,其餘全數適用」;
之後才發現化學的最大規則就是沒有規則,例外比規矩內的多。

高中化學的絶對標準答案,
博士化學的虛心誠惶誠恐。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
誰比誰高竿?

掙扎x花

才華並不珍貴,可貴的是遵循才華的勇氣。

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一些天賦或敏銳,
不管是哪個方面哪個領域,
可是當你知道你要去的地方充滿崎嶇,
但你還是願意往那個方向前進,
這需要很多勇氣,
而且每個領域都充滿了各種只有專注在裡面的人才會瞭解的小細節。
這次的巡演,我們想說的就是,我們不是特別有才華的人,
絕對不是那種你看著他會心想:
啊!他天生就是要做音樂的啊!
但我們有一點點與生俱來的本能,
所以我們往那個方向靠近。
而每一個你看著他的表演,都覺得他充滿了才華和天賦的人,
背後都是很多很多的努力和曾經有過的掙扎。


--《絲襪小姐》, 獨立樂團 -- via sjbb21 @PTT

俠義道x慎出手

少年從小就被教育俠義道,想著長大後學有所成要鋤奸扶弱,
當個縱橫江湖成為人人景仰的大俠。

武功學成了,滿身蓄勢待發要踏盡天下不平,
然後滿腔熱血教訓了幾個路人舉報的邪門歪道,
等另一方背後勢力找上門來討個公道時,
才發現自己的歲月原來全在「培養拳頭」,
卻不知怎麼屏除門戶之見「明辨是非」。

超人有巨大的力量,卻無力判斷巨大的是非。

關說x官說

對於我開口閉口常提政治,有人會覺得刺眼,
本來我也打算要和其他文交替一下,但是可忍孰不可忍。

818拆政府x第一次社運就過夜

(現場收聽)有人出國考察別人土地徵收的步驟:
1. 政府向人民以實價買地,
2. 政府以買到的同等價值地與人民交換,
3. 前兩項交涉失敗才向法院申請強制徵收,
依公益性、必要性、適當性及合法性作出判決。

但臺灣現行土地徵收條例能直跳3,
且不用法院只要內政部地政司一紙公文批准。

人都會變x熱血智障 [下]

再說三個歷史故事。

蘇武牧羊遠方不見為淨,
李陵司馬遷忍常人所不能,
莊周貸粟遠水救不了近火。

A dream like no other requires the courage with no regret.
不一樣的夢想,需要無悔的勇氣。
-- Million Dollar Baby 登峰造擊, 2004

人都會變x熱血智障 [上]

我會,你也會。

永遠別說你懂一個人,因為充其量我們只是比較瞭解,
或者說,這些誤解都是來自以為瞭解。

有時久不見的朋友會在臉書上重新搭上線,
有時有人會留言然而和我以為的他的氣節天差地別,
有時我的牆上貼文風格越來越不符合他的期待,
越來越不有趣,越來越遠離他的正道,
於是我們對彼此說話越來越小心翼翼,
怕一不留神便成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可是我們都必須接受。

大埔x洪下士

你說你不談政治,因為不夠瞭解所以不便多聊,
所以即使選前也不願深究候選人政績和政見,
僅用政黨,僅憑顏色就倉促盲目決定了未來要交到誰手中。

歲月逼人老x天真未走遠

人生有些瞬間,你會恍然自己的成長。
當沒人指定閱讀,不需繳交心得報告,
考試裡的書目卻忽然不勉強的成為待閱書單常客。

也有些片刻,發現自己不復天真。
當看不懂純日文神奇寶貝電動,卻少了「管他的」的試誤氣魄,
只想上網查找攻略速成破關。


還有些時刻,覺得純真不曾走遠。
當看到虛擬角色現身,明知是布偶裝哄小孩的玩意兒,
依舊夢想成真開心地無法自己。

Pridex難坦白

跟風文字雲x一年一度

網站個性剖析,與去年相比「自己」又小了一些。
小觀察:「因為」總是很大,「所以」卻不知所蹤。

讀書是為了賺錢xtrue or false

是,高學歷和畢業証書或許比較容易找到薪資優沃的工作,
但賺錢不是讀書的目的。
那是現行規則下養活自己阻力較小的方式,
不過呼吸是為了生活,生活卻不是為了呼吸。

實力能使人用少點心力餬口生活無虞,
可在這之後,你可以也該做更多。
Not choice. Responsibility.

政治汙名化x冷漠代價斐然

我不曉得「有政黨傾向 = 不客觀」這罪名從何而來,也無從查證/深究,
可能從前參與政治會引起殺身之禍,大家避之唯恐不及,
久而久之政治成為佛地魔,明明影響力極大,卻人人緘口不談。

貧富x好官

飽暖思淫慾,饑寒起盜心。
家貧便是/才是好官?此推論太武斷荒謬。

曾智朗
Mitt Romney
彭淮南

尊重專業x外交還給大人處理

續《鍵盤開戰》一文。

一開始吵鬧為何大人不敢硬起來有所作為,(包含我)
訂了72hr回應通牒後酸民主導言論表示不以為然,(包含我)
現在如眾所願,政府認為對方回應誠意不足,強勢態度護我國民,
酸民又說,「啊就打過去啊國防預算編假的喔」。

鍵盤開戰x鋤頭召喚大砲

近日,臺灣漁民於我國經濟海域遭射殺,
不是第一次,但是第一次被正視放大檢視。

在大人們尚未有所動作前,義憤填膺的鄉民出動,
號召鍵盤開戰,以陽春鋤頭攻擊兩日後,始料未及的召喚出大砲

課堂有所得x筆水和停頓

發現有不少歪果人寫起英文行雲流水,
筆順連成一片像武功高手足不點地便到目的地。

共犯結構嗎x我不願面對的真相

考試領導教學,讓人遺憾,但屬實。

曲與詞x專注聆聽

自從遠渡重洋難以購入中文實體專輯後,
iTunes 就成了常逛的線上商店之一。

可惜的是歌詞本。


記得以前存了錢買完專輯,
就會把 CD 放進音響,搬了小凳子拿著歌詞本坐好,
按下播放,專注的,耳朵只有旋律,眼睛只有歌詞,
多麼尊重創作全神聆聽的一個小時。

但後來都沒有這麼做了。

可是只用聽的,明明我可能比曲還介意的詞,
去除聽錯曲解部分之外,也只能零星吸收,
而不眼看僅憑耳聽,記得住的詞就是白話的,和自己能猜到的那些。

何其浪費。

於是暗自決定返璞歸真,歌詞版重返 (F)avorite【我的最愛】 行列。

就選擇一管x窺文化衝擊

Echo 聖眼《有限制的快樂》與 Wondero《我們是否主宰自己的決定?》。


到異地唸書,所謂的文化衝擊除了課堂上被教授/同學電以外,
很多藏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裡,而一個讓我驚嘆的概念,是「選擇」的體現。

歷史功過x正道輪廓

如果生為古代文人,我應該會欣賞駢文吧,
因為能在字裡行間恰到好處的用典,讓人神往。


Google ReaderxRIP

去年初,曾發文牢騷 google 新隱私權政策
也曾竊喜,他們雖然偶有動作關閉小眾服務,但幸好從未是我有感的產品,
一語成讖,google reader 今年七月將安樂死

人生唯一解x並不存在

(本文修改自讀者投書)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能夠受檢視,
那麼你會知道在某個點不要做某件事,或者阻止某個言行,
就可以讓未來的發展呈現截然不同的局面。
可惜,光陰可以洗滌傷口、可以抹去哀痛、可以讓人成長……
它有許多功能,卻沒有一種功能叫做逆流。

WBC世界棒球錦標賽x蘇逸芬雖榮猶敗

(標題部分借用自建成兄)


從我開始看球那年,2003亞錦賽臺灣贏了韓國,
那時我還不懂這在TW棒球史上是多麼振奮人心的一筆。

那之後,國際賽除了2008奧運八搶三的中華隊心曠神怡之外,
其餘表現差強人意,而我們已經十年沒贏過韓國,
什麼宿敵、宿命的對決,在國恥輸給中國隊之後,再也不配提起。

然後跌跌撞撞,中華職棒假球案,TW的棒球氛圍盪至谷底,
鐵桿球迷如我,必須承受所有人的不諒解,
那些不離不棄也在被連續打臉後,被棄如敝屣。

順其自然x客觀不過是多數人的主觀

閱《台中知名獨立書店老闆:書店倒了有什麼不好》抒懷:起落終有時,興衰任他去。


依稀記得高中生物模擬考,有則關於殺狼保兔閱測,
大意是科學家觀察到某區域兔子數量逐年漸少讓人擔憂,
又,已知該種兔子天敵是同區域的狼,
所以為了維持生物多樣性,人們大費周章的獵殺狼群,
然後過一陣子,發現兔群數量不增反減,
因為老邁/瘦弱的兔子不會被狼吃掉,於是原本所剩不多的食物供不應求,
連最具生存力的兔子都吃不飽穿不暖,導致全員沈船中。
本想保住兔種卻適得其反,科學家將計畫立馬喊卡,
再過一陣子,在收回我們自我感覺的介入之後,
兔/狼數量回歸標值準線,相安無事。

自詡為正義執法人,反倒成了逆天劊子手。

--

中華隊加油。

老頑童洪七公郭靖x推己及人

洪七公打狗棒駐地,朗聲說道:
「不錯,老叫化一生是殺過二百三十一人,
但這二百三十一人個個都是惡徒,
若非貪官污吏、土豪惡霸,
就是大奸巨惡、負義薄倖之輩。
老叫化貪飲貪食,可從來沒錯殺過一個好人。
裘千仞,你就是那第二百三十二人!」
-- 金庸《射鵰英雄傳》

報章雜誌政論節目x斷章取義病

所以發言立論精確不是最重要的,
花時間推敲每句話使不被截取作攻擊報導才是。

「雖然這句話可能斷章取義了,但是我們勞工聽到時情何以堪?」
如果政論節目的討論基礎僅限如此,忠實閱戶情何以堪。
「雖然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但我感到非常心痛。」
好個霸凌,好個一廂情願。

牛之徑x積優資優

幾天前唸二十遍的新學臺語俗諺三兩下忘光,
NOKIA 920 的黑藍兩色是消光外殼這種冗事卻記到現在。
糟。

閃電霹靂車x配角的真實

我們都夢想自己是風見隼人/布里德加賀,天賦千萬中選一爭奪冠軍;
或至少是蘭德爾,少爺秉性天時地利玩玩也有一定成績;
可是大部分情況下,新條直輝最貼近真實──
中人之姿模範生使出渾身解數,卻老開不過主角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