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大埔x洪下士


你說你不談政治,因為不夠瞭解所以不便多聊,
所以即使選前也不願深究候選人政績和政見,
僅用政黨,僅憑顏色就倉促盲目決定了未來要交到誰手中。

我說憑你的聰明才智,一天花幾小時,
投票前花幾十小時瞭解民意代表的來龍去脈
至少多知道之後幾年要掌權的人你能不能信任,他是否認真負責真材實料,
完全不是過分的要求。

試問年輕時為了錄取夢想中的大學,為了往後四年甚至影響將來的幸福快樂,
我們願意付出一天八小時的全心全意,長達數月,
那麼對於攸關國家唇亡齒寒的民主與政治,何以不情不願?



近來 TW 多事之秋,有人以自身專業展現無畏的正直
有人展現出社會無法期許更多的──仗義執言
有人終於願意張開眼睛,成為到場的一人,
執行社會公民的責任,貫徹選舉權對官府的制衡
溫柔而堅定

有人會說你們這些導演吃飽太閒,不好好拍片去管那些閒事幹什麼,
但是我會說,會講這樣子話的人他一定不了解台灣電影。
從新浪潮開始,台灣電影就把視角伸進了現實社會,
伸進了平凡百姓的日常生活當中。
作一個導演作一個創作者你必須了解什麼是真實的世界,
你必須了解別人在想什麼,他們正在遭遇什麼,
他為什麼笑,他為什麼哭。
-- 戴立忍, 導演



Downey: I don't understand... Colonel Jessup said he ordered the Code Red.
Galloway: I know but...
Downey: Colonel Jessup said he ordered the Code Red! What did we do wrong?
Galloway: It's not that simple...
Downey: What did we do wrong? We did nothing wrong!
Dawson: Yeah we did. We were supposed to fight for people who couldn't fight for themselves. We were supposed to fight for Willy.
-- 軍官與魔鬼 A Few Good Men, 1992

選舉罷免創制複決,
臺灣停在選舉,所以有人敢上任就安心擺爛,
那無論你是689或609,
如果上街請願沒有用,電話抗議沒有用,
是時候讓大人被打臉下台,以示警懲。

讓他們知道,如果不盡忠職守傾聽民意,
我們給得了權力,也收得回,
讓他們知道,我們在意每一個無故逝去的生命
如果不願面對藏起真相,何來原諒,
如果沒有釐清責任源頭無心改革惡規
則我們只是洩一時義憤,無能阻止下一個悲劇。

對死者的最基本尊重,是不再真相不明不白,
而如何讓死者安息?讓類似事件再不發生──
Never again.


我看見她拖著傷與疲憊,被言語灼傷的樣子。
尤其是來自於家人,那是最後一根稻草了。

學校是很理想的殿堂,縱然在許多人兒時的記憶裡,它漆黑不堪。
但如同光與暗之間,影子也存依在其中,沒有絕對是非。
現實就不一樣了,儘管它看起來很灰色。
拆毀的牆和暈厥的人民就很絕對了;怪手開進將豐收的稻田就很鮮明了。

我聽見。
她被家人質疑,是不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做一個主流社會中異議聲音,或在絕對真理的正義下當一雙溫柔的憑依,
她還是堅定地問她,是不是被誰操縱了。
即便家人已看見了,三公分的腦袋傷痕,即便看見了人民的血色淚痕。

她還是這麼問她,不帶一絲猙獰的,做著最猙獰的決定。
每一步都快是拖磨。

我想到走路工,也想到當初財團最愛嘲諷學校的方式,
社會主義的不食人間煙火,純反財團。
知道嗎?

「就算是多麼親的好友,或是多麼敬重的師長,多麼合拍的夥伴,
我也堅決不會把一生的某個抉擇通通交付與他。」
我有我的人生,每人有每人的選擇。

「我從來不是不相信財團,我不相信的,是人性。」
願你永遠站在雞蛋的那一邊。


-- 文字慾(photography)《異端》


滴水可成漣漪,漣漪擾動止水。
當滴水成川,滴水並不孤單

How to make Taiwan a better country?
We just decided to.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