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5的文章

"the older we get, the better we used to be"

時間發酵會讓陳年舊物效果加乘,
不過 the good old days 讓人懷念的是時代而不只是產物,產物讓人想起時代。



通過考驗的叫經典,否則叫過氣。

經典重製,創造了記憶紅利,
簡列冰山一角如下:
Toy Story
Final Fantasy
Star Wars
Pokemon
仙劍奇俠傳

我們在面對過去時擁有過度的優勢,
面對未來時又淪為無奈的小丑。
-- MrDK @PTT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http://www.life123.com/sports/camping/mountaineering/mountaineering.shtml


你想過普通的生活,就會遇到普通的挫折;
你想過上最好的生活,就一定會遇上最大的困難。

-- 節錄自網路並改編 --

如何關心,如何闡述。

參與社會運動以來,一開始我想跟身邊的朋友推廣(推銷)活動或是概念時,
最終通常以「聽過就算」收場,能感同身受的都是本來就有興趣或基礎的人。

後來才發現,因為太急著想說「結論」給別人聽,所以變成一個很爛的敘述者──
沒有提供脈絡的論點,對他人沒有參考價值。

更後來又發現,說了脈絡還不夠,更應該以「對方可以懂」的方式講述,
雖然那可能不是我認為「最該反對/支持的核心原因」,但可能是「最適合對方吸收」的。

誰有資格化身正義?

(原文投稿於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寫在參與民間版模擬陪審法庭後)

我是個工程師。對臺灣司法界──尤其是法官判案──的想像,主要為很偏狹的兩種:
「伸張正義」或「恐龍判決」。

於是一個不巧看太多法庭影集、又恰好有追蹤司改會粉絲專頁的工程師,
看到電視上演的「陪審團」竟然在即將臺灣舉辦「民間模擬版」,自然興奮不已的報名。
歷經事前的陪審員遴選,我有幸成了陪審團的 12 人之一。

山上階梯哪裡來?

某冷門點溯溪團,須先由山腰入山口下溯至溪谷──
山陡、罕無人煙,但土上卻偶有階梯的痕跡。

對重心不穩的生手來講,面對陡坡的直覺想法是:
抓到穩固樹藤、屈膝/坐下滑下一段距離。然後重複直到抵達。

為達目的,選擇手段。

目標遠大,是否需在意過程的瑕疵?
不對手段投機,才對得起昨天的自己。

但是為達目的,有道德瑕疵的手段也許比較快,
如果該目標太過重要,是否可以犧牲小我、暫時放下理想主義?
「小賭怡情,大賭養家活口」——
該手段絕對有機會一次到位,但是需要承擔更高的風險。

不知不覺第四年文字雲

沒有自己,不是我們。

目標遠大,是否需在意過程的瑕疵?

追求正義的過程,毫無瑕疵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法情事可以不擇手段,做好事有何不可?

——江湖上有此一說,而關於此事我始終游移不定。

理由是,在社會氛圍本就一片不看好的狀況下,
追求的過程如果處處(被自己的原則)限制,形同自廢武功,
更難成事。

戰場上的無聲者

坦克:主要吸收敵方砲火,保護牧師及打手
補師:主要替團隊補血,延長戰線
打手:主要輸出傷害,求儘速擊殺敵方

出團時各職業各司其職,坦(克)、補(師)、打手缺一不可。

收斂與開放,框架的盛世與哀愁。

小時候買音樂專輯,到手的清一色是透明硬殻,
標準化的規格讓相關的 CD 櫃產業能提供各種選擇。

後來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創意動到了 CD 包裝盒上頭,
自此,雨後春筍般的專輯尺寸玲琅滿目出現在架上,
然後整齊劃一的 CD 櫃頓時失去支撐,缺乏彈性被逐漸淘汰。

誠然,創作者有了更寬廣的發揮空間,
而開放和收斂總是隨時間一再循環/巡迴,
「框架」作為一種規則,也有它的可取之處。

一個會寫詩的人,
是不會因為五言絕句只有二十個字,
而抱怨說無法讓他盡情發揮的。
-- 《實習醫師手記》

好人的代價

言語的廉價來自行為的不一致。
罵完轉身,走進同一家店。

曾在五六肥皂箱上講述過,一個關於「遠傳」轉「台灣大哥大」的故事。

霸凌與脈絡:鴿

受人之託幫忙餵鴿子,發現其中一隻不斷被其他隻攻擊。


「一隻在大籠被欺負的太嚴重,我先自作主張放到小籠,如不妥再跟我說。」
「謝謝,不過他到哪到這樣。因為他欠揍,一直跟別人打。」
「... 愛挑釁就是了」
「對,之前也有隔離過。」

只看到動手的瞬間,還以為被欺壓已久的回擊是霸凌。

認定「網路免費影片=盜版」進而抵制,是否未審先判、太過果斷?

我總是假設網路上免費收看/下載版的影片,都是未經授權的盜版。
所以基於「使用者付費才能讓好作品繼續被創作」,我選擇購買正版 DVD、iTunes 上付費下載。

What if they are not all piracy? 怎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可能」有購買公播版權的網路流通版本,和純拷貝的影片在市場上混雜。
「拒看盜版」的全方位抵制,是否違反「無罪推定」?

權責分野

權力伴隨責任,對決定有多少影響的權力,對後果就有多少責任。


「隨機殺人都是支持廢死的錯!」
試問支持廢死者有權力決定死刑廢除與否嗎?

「缺電都是反對核電者的錯!」
試問反對核電者有權力決定電廠興建與否嗎?

我不認為。
因為支持死刑者沒有權力造成冤獄,
支持核電者沒有權力造成核電廠意外。

塵暴都是缺乏常識參加者的錯!
參加者沒有權力決定活動內容危險與否,也沒有能耐阻止下一次意外發生。


台灣的氣氛太悶,被迫包圍在島國內,沒有國際大事可以關心。於是乎我們流行集體哀悼、集體獵巫。在適當的事件下,我們敏感的神經就會被觸動,忘記我們曾經做出相反的事情。有些人對於大規模燒燙傷的病人,避之唯恐不及,認為他們的容貌不雅,但是卻任意把...
Posted by 呂秋遠 on 2015年7月3日
弱勢互相攻詰,社會指責受害者,正重想推諉責任的權力者下懷。
誰才是加害人?

仰賴「人性光輝」對抗「制度的不完善」?

出包了,肯定哪裡有問題,此時萬夫所往往指不是制度,是人。

一定是他不夠謹慎,所以誤移植愛滋器官。
「一定是他不夠高尚,所以虛報發票作假帳。」
「一定是他不夠正直,所以包庇長官不舉發。」

會不會是標準程序不夠全面,一直以來都仰賴第一線人員的「多上了心」?
會不會是正當作帳的繁瑣及不合理,幾乎不可能維持實驗室營運?
會不會是沒有任何管道可以「舉發長官不法」,卻不必付出他的職業生涯為代價?

和友軍討論著討論著,我們成了砲火相向的敵人。

PID控制器是一個在工業控制應用中常見的反饋迴路部件。這個控制器把收集到的數據和一個參考值進行比較,然後把這個差別用於計算新的輸入值,這個新的輸入值的目的是可以讓系統的數據達到或者保持在參考值。PID控制器可以根據歷史數據和差別的出現率來調整輸入值,使系統更加準確而穩定。
-- Wikipedia: PID controller
課堂裡有學,PID controller 適用於穩定系統,使達平衡。
理想上經過每一次的震盪,系統都會修正使下一次更接近設定值的目標平衡線。
但如果參數設定不佳,太過、使系統反應過度,於是下一次離目標線更遠;
不及,則會在錯誤的地方收斂,然後難以在時限內達平衡。

觀眾很重要,但不是只要觀眾:聚集目光之後。

創業家拿到創投的錢不是目的、社運組織者召集群眾之後不是就豁然開朗了,
只是過程,是出擊前的準備動作。

當「今天」我們使出渾身解數終於得到日思夜想的注意和曝光,
卻有太多人死在「前往明天」的路上,被興奮沖昏頭後繼無力——
想要群眾,卻不見得能處理隨之而來的責任。


如果一個成功的社會運動,是要達到最初發起運動的訴求,
那麼參加人數──這個指標──只是手段,
如同電影往往有想要表達的中心思想,
那麼對創作者來說,票房、觀賞人數固然越高越好,
可是在社會上引起了多少反思和漣漪,才是他們更重視的。

運動的真正目的,其實不是改變權力結構,
是改變價值觀。
-- 彭明輝
創業如此,社運亦如是。

「加醬」要「加價」,於是不想「加醬」——其實我們不相信「使用者付費」,而是服膺「白吃的午餐」最美味。

在臺灣,我們習慣這樣被問:「加醬 +5 塊,請問需要嗎?」
所以當去歪果消費,第一次聽到「你要加醬嗎?」
我假設那是「加醬免費」的意思。

嗯,付帳時發現其實不是。

一開始覺得被騙了,他怎麼可以隱瞞「醬要錢」!
後來釋懷,那是民情的一部分,
歪果人知道一個「醬」再怎麼貴他也可以負擔,
所以問句裡只有「要不要」沒有「多少錢」,因為喜歡比加錢重要。


「欸這遊戲超棒的,大推!」
「多少錢?」

我們第一不問到底哪裡好玩、適不適合自己玩,
我們第二不問是否物超所值,只想用一紙價格標籤決定自己的「買或不買」。

「懇請唯一支持,價格最低!」
唯有價格(price),勝過價值(value)。

拒絕網路霸凌,支持言論自由。

當有人說:「停建核四、核一二三廠除役。」
意思並不是「要支持火力發電,最好讓碳足跡增加以求取代核電。」
而是「想要比核能更好的能源替代方案。」

當有人說:「某反對黨不思長進,也淪為『追求勝選』失去理想,叫人失望。」
意思也不是「所以就支持現行執政黨吧,反正大家一樣爛。」
而是「希望某反對黨莫忘初衷,追求更好的臺灣,讓人民不必『含淚支持』。」

當有人說:「劫運隨機持刀傷人案好可怕。」
意思更不是「拜託警方出動霹靂小組武裝衝鋒槍在捷運巡邏,這樣才能安心。」
而是「平時捷運局、警力該如何配置,才能更快因應突發狀況。」

當有人說:「霸凌──包含言語霸凌──是不對的,鬧到生命消逝更不該姑息。」
意思當然不是「萬事別批評、就接受粉飾太平,立法剝奪言論自由也無妨。」
而是「暢所欲言的自由之外,霸凌行為該被懲罰、處理。」

但當求方便、把所有事情勾在一起,不論有意無意,
捕風捉影,一秒變結論──語意就會被曲解成截然不同的結論。

以貌取人?

「不要以貌取人」的英文,老師說: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總有一天,新時代的的學子不知「書」為何物,
也許老師會說:
Don't judge an app by its icon.

與時俱進的諺語們。

溫拿後症候群

(觀《The Apprentice》有感)

勝利總是開心,歡天喜地之下常順勢遺忘檢討。
於是溫拿(winner)們連續的錯誤勝利會掩蓋過程的失誤,
——所謂「錯誤勝利」意指:因為對手太弱、而非自己達到合格標準而勝的戰役——
累積的缺陷漸漸擴大直到豬對手的缺陷不足以掩蓋,然後大輸一仗,不好振作。


連莊也許巧合,但安全下莊才見本事,
上山可以慢來,下山有時不容自主:
由越高的山跌落,越一發不可收拾。

分配之於職場/戰場

典型 MMORPG 線上遊戲中,有時會參加團隊任務:副本

出團打副本需要事後分配戰利品,如同職場需要分配薪資/獎勵,
大夥兒戰場上奮勇殺敵,無非是希望滿載而歸。
此時不患寡而患不均,最高明的結果是,讓每個人等量不爽,──
於是這好處讓人捨不得離開,卻又不會因為有人太爽而有人太不爽導致分崩離析。

御下之術,在於御心。

work-life balance

好的遊戲/好的公司可以讓人不以超長工時為杵,
好的隊長/好的領導人可以讓人為你做牛做馬並引以為榮。
怎麼會出團的比上班的認真準時?這又是另一個謎團了。

找工作或許不是要一個能 work-life balance,而是讓 work 成為開心的 part of life。

詮釋立場

釋放阿扁:人道理由 or 司法迫害
辭職下台:院長表現荒腔走板 or 輔選不力以黨為國
自由貿易:黑箱程序 or 全球化新自由主義


你有立場嗎?小心用了錯誤的理由。
一個支持的原因,和推廣的理由,不該基於被曲解的事實,
因為此等破綻,此等錯誤的證據,會傷害你的立場可信度,
傷害你,也傷害了立場。

當然,對方一百萬個不配被支持的理由依舊在,
但若為了強化立場不擇手段,會被以「雙重矛盾」為名的手法打倒。

遊戲與救贖

親朋好友的關心,師長前輩的期盼,未能達成也無法承受的時候,
支撐高中時期暗黑谷底的,是遊戲。
那沒有壓力的另一個國度,pain then gain 的成就感,
讓現實中的一灘爛泥如我,於虛擬世界中還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你應該要努力讓學校生活成為自己能發光的地方,而不是沈迷於遊戲啊!」
努力就有收穫?對不得其法不得其門而入者是多麼不可及的遠方--
誰不想在學校課業上有所發揮,但這豈是認真付出就有所得的世界。

同理心。

柯 P 與台派

[心得] 為什麼我覺得台北市長辯論是大敗?

值得細讀並深思討論的好文。

酥餅一派認為柯 P 當選對臺灣有傷害的最大理由,
是他的國家主權思維缺乏臺灣意識,甚至「偏向中國國民黨」黨國教育之下的洗腦結果。


但我也覺得,酥派所謂的傷害,指的是對「台派出身的民進黨的主流價值(台獨)」帶來的傷害,
他擔心代表民進黨(等在野力量)參選的柯文哲若勝選,會讓台派轉變價值觀,
因為他們發現台獨不能讓人勝選。-- 這樣的說法,是把民進黨當成台派唯一選擇的推論。

若民進黨拋棄台獨,也許會多吸引一些選票沒錯,同時自然會有選民轉向其他黨派/聯盟。
也許酥派杞人憂天了,也許我太天真。

聰明人

可能做不到就不做了嗎:
大家都太聰明,發現苗頭不對心生退意。
快成功的事,才橫插一腳。


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 丹布朗《地獄》
行動不是為了「想做」的事,是為了「不能不做」的事


如果你不相信人民可以改變政府,一開始就根本不該投入政治或社運,也不該相信民主。我們必須堅持才能看到希望,而不是看到了希望才想要堅持。
-- 黃之鋒, 學民思潮召集人
願做聰明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