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只見新人笑x媒介或許會變但價值何去何從

幾天前看了份遊戲相關統計資料感觸很深,
標題為:《掌上型遊戲機式微 任天堂、索尼霸主地位不再》

CP值失效之時

假如我們生長在正常的家庭,不是太富裕,也不是沒有錢可以花,
那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一定會培養出一種能力,那就是計算CP值

雖然CP值是個非正規的術語,但它所表達出來的意義卻足夠清楚:
那就是東西的效益(Capacity)/所花費的成本(Price) -- 這東西越高越好。
假如在作事、買東西時,我們可以使一個事件或物品的CP值提的越高
就代表自己越聰明、佔到了越多便宜、決策最為正確。

由於一般人手上的資源(金錢)是有限的,因此在做事情(購買東西)時
會不知不覺的迅速計算當自己去做這件事情(消費)時,
手上有的資源(金錢)消耗了多少? 而從中獲得的利益、快樂感有多少?
簡單的說,就是計算CP值,
只有當這個值在合理範圍時,我們才會去做這件事情(消費)。
因為有這個資源有限的限制,所以我們不會盲目的選擇最高級的消費,
而是精密的計算,這邊要節省一點,將來才能用剩下的資源去獲得更高的利益。
所以說,只要是做生意的,應該都知道一件事情, 自己的產品只要讓消費者覺得CP值夠高,他們購買的意願就會升高。
from: http://design-milk.com/toolbox/
但假如我們平常有在注意身邊東西的價格,就會發現一個現象, 那就是就算某家店裡的東西非常經濟實惠,幾乎所有的東西CP值都很高, 卻總是會有幾樣商品CP值低的可以, 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利益大概只高出一般商品10%,但價錢卻多出了快30%, 這種東西有人會買嗎?
(註: 很多商店放這種商品的目標是讓消費者有個比較基準點,      讓消費者覺得其他東西經濟實惠,有些人稱它們為"獵鳥"。      但這邊要討論的是,就算它的CP值很低,在某種情況下它還是會被買走。)
我想這樣的產品還是會有人買,因為在某些特定狀況我們不用去計算CP值, 只要算自己得到的利益就可以了。
例如以前常會有實驗室的聚餐,教授(或叫他老闆)總是會請我們吃些好料的, 每當在那樣的聚餐中,我總是會點我覺得看起來最好吃的那個, 雖然那個餐相對於其他普通餐貴了一點,對平常的我來說CP值低了一點, 所以我應該是不會去點它的,但今天我不用考慮價錢, 只要考慮哪個餐對我來說吸引力最大就好了!!
低CP值的產品可以在很多時候賣出,其中包含被請客時 (還記得導生宴時自己總是會點個稍微有點貴的牛排嗎? 點最貴的就太不好意思了) 可報公費時(不知為何用公費買那些消耗品和高級3C產品時…

實體書與出版界x資訊來源可靠度

閱讀正在式微,出版書籍銷量逐年下降,
這是現象,可是為什麼?

會願意在誠品以外的不潮書店停留者越來越少,
實體書在我們知識攝取來源裡佔的比例越來越薄,
更別提圖書館似乎只剩下考前自習的功能。

慕容復的選擇x非關宿命

這是當年(被迫)參加96-1經典文學閱讀的文章,是作業也是作品,
算得上是那時嘔心瀝血之作吧,貼上懷舊+呼應聖眼大《角色的力量》一文。

背景知識:請先行閱讀金庸《天龍八部》,
個人對新版不以為然,不過關於慕容復的描寫應該沒有差太多。

你可能不知道,但你知道會嚇一跳的事

圖片來源:http://www.tts.tw/forum/viewtopic.php?t=15836&view=next&sid=9aa02339c0adf27a80c8226a0058c6ba



台灣的自強號是........



























































































































































韓國製造的!!!!!






時光機

如果你有一台時光機,你最想回到哪一天?

一個經典的問題,讓你時光倒流,得到再一次機會,你最想回到哪裡?改變什麼?
理性一點想,怎麼可能會有時光機?時光怎麼可能倒流? 即使讓你回到過去,改變了那個次元的事,對你所處時空的一切,又是否有影響?
但感性一點,若有機會可以避免過去的愚昧、填補當日的遺憾, 有機會可以再次抓緊所珍惜的人事物,有機會可以不需要仰望平行時空,誰又會無動於衷?

「我不使用。」

記得,我認真的考慮,回想起一幕又一幕讓我追悔莫及的畫面, 然後很快的,打消了想要回到哪一天的念頭,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如果回到了哪一天、改變了什麼事,那我的人生是否就會截然不同? 我害怕,是否從某個時點開始,之後我所遇到的所有美好的經歷, 所有構成現在的我的回憶,都會煙消雲散? 我害怕,是否我跟誰誰誰不會是朋友,我也不會在這裡、在那裡?
我擁有了很多,然後,我捨不得放棄我所擁有的。 我找不到一個大得足以讓我放棄現在所有的遺憾,找不到一個足以讓我使用時光機的動力。 換個角度,我認為這是認真生活的結果。

What's done is done.

也許有點臭屁,但逆來順受的性格讓我大部份時間只向前看。 已經發生的遺憾我無法改變無力改變,只好乖乖做好眼前的,展望明天的, 與其沉醉在過去的美好,不如創造明天的更好,不是嗎?
當然,就像受到眷顧般,我慶幸並未遇上那些讓我會甘願放棄所有的不幸。 但在希望以後不會遇上那些不幸的同時,我但願自己能夠保持這樣正面的態度, 用心生活,認真生活。 然後在下次遇到同樣的問題的時候,我還是能夠一樣的回答:

「我不使用。」


籌碼x割捨

受QQ《包袱》一文啟發。


隨著經驗堆疊,我們對專業技能越發熟練,
對routine的反應力變快,但也許忘記求新求變──
在該領域累積的籌碼有時是一種負擔,尤其是動念想轉換跑道的時候,
當押在桌上的籌碼越來越多,沒有多少人願意掉頭離去。


你問為何不在局跟局之間帶著現有資源離場,是啊聽起來很合理,
但問題出在不同賭場間的籌碼不是通用的,一旦離開,就要重新開始。
更別說座位是先搶先贏,離座馬上有人補上,
自己卻失去一席之地搖身變成別桌的新進,不確定有無容身之處。

別傻了,人生可沒有「兌現」這回事,我們甚至連自己擁有多少都不能掌握,
現在手上拿的是籌碼,蓋棺後評論價值的卻是別人。

所以能放下一切既得利益創業者,我給予讚嘆和祝福。

雞首牛後x危機感

很享受跟強者同組。
不是那種free-rider心態,而是每每被點醒時的茅塞頓開,
──感覺爽到不行。
雖然伴隨而來些微悵然若失,可是能知所不足是幸福的。


馬拉松若能擠身領先群附近,雖然未必比平常費力,卻往往能跑出較佳成績,
因為有警覺心,有發現自己還能更好於是不敢鬆懈。

雞首亦或是牛後?我prefer周圍強者如林。

岔路

我一定要說...要不是我上禮拜天天加班(這禮拜也不差),我的交稿量一定很穩定的!!! 該死的加班退散!!!!!!(以下正文)

------------------------------------------------------------------


上個月,發生了件讓我很開心的事情,那就是我在公司遇見了很久沒聯絡的國中同學。因為某次活動,我很低調的上了台,然後就被認出來了...... 七年多沒見的同學突然在入社會以後巧遇,讓我們兩個都很興奮,聊了好久好久....
我的朋友,是我們公司新進的業務,雖然辛苦但也算快樂....不過就在前幾天,她打電話來跟我說要離職了。我問她為什麼,她一直推說是個人因素,還要我教她怎麼辦離職。我說,她必須先跟主管報備,接著會與人資洽談,她卻告訴我不想告訴主管,希望直接找人資談,今天就要離職。最後,我只好直接告訴她人資部的分機跟辦公室位置....。掛電話前,我問她接下來要怎麼辦,電話的那頭聽起來很無奈,說只能繼續找工作吧,可能繼續當個業務或店員什麼的。
後來我聽說,當天業務部有一群業務集體閃電離職,至於原因是什麼,至今也沒有人知道...。

我一直很難想像業務的生活究竟是什麼,但我知道新手業務真的很辛苦!而今天離開的人,是我的國中同學,我們曾經一起上課、吃飯,我還記得她以前是班上最優秀的長笛手,而七年後的今天她卻在兩個月內就結束了她的第一份工作。
每個人的人生各有所不同,但我們曾經走在同一條路上達三年之久,最終各自仍走上不同的岔路,變成了背負著不同人生的人。

角色的力量

Ted中有一個演講,是史丹福監獄實驗的負責人Philip Zimbardo所主講

裡面主要在討論人在什麼情境下會變得"殘暴"或是"沒有人性"
主講的重點放在情境、系統與權力會使在其中的人性受到扭曲。

在演講中他舉了三個例子來說明人們是多麼容易受到環境與系統的影響,
第一個是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本來性格普通的人被賦與"犯人"和"警衛"
兩種不同角色時會展現出完全不同的行為。(約14分左右)

第二個是米爾格倫電極實驗1000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會遵守實驗執行者的命令,
對別人施予致命的450v電極(實驗前預測應該只會有1%的人,因為這屬於虐待狂行為
而根據研究平均只有1%的美國人是虐待狂,詳細可以看影片11:30左右)

第三個是針對不同文化的戰士所做的調查,他們發現若一個種族的戰士在上戰場時
會變換自己的裝扮、畫上圖騰或是戴上面具等則這個種族在戰場上,
虐殺敵人的情況會遠遠超過上戰場時不做換裝的種族(6分左右)

改變x選擇性眼盲

有人說唯一不變的事情就是變,我深以為然。
改變沒什麼不好啊,你說。因為此刻事不關己。

每分每秒都有事情悄悄改變,但我們會發現會在意的,
只有那些知之甚深、不願妥協的價值觀──
我擅自稱之為選擇性眼盲。

包袱

最近常常感到有種隱形的包袱困擾著我。

我想要畫畫,也很想要練習畫畫,
但是拿到空白的紙卻只會發呆,不曉得該怎麼下筆,
我變得只會臨摹別人的作品,
我可以在白紙上照著鉛筆跡畫上色彩,
很努力的想為自己畫,可是腦中卻一點想法也沒有。

創作的路上,自信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不害怕走自己的路,才能成功。
說的很簡單,做到卻很難。
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這本來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對我來說還真的有點困難。

儘管是現在在打著這篇文章,
還是有點害怕把自己害怕的想法說出來,
在公司練習畫畫的時候,
也不是那麼自在的讓其他人看到我練習的作品。

常常在反省自己這些話的時候,
也會告訴自己解決辦法。
然後打著打著,就會不知如何結尾,
好像自己這些想法在這個變成草稿的過程當中,
也就默默的為自己找到解套,
實在也毋需特別發佈出去,造成困擾。

希望我可以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繼續嘗試,
直到我找到我的風格為止。

錯誤x不貳過

每個錯誤都有其原因和價值,但你從中學到什麼?
如果沒有,就是在浪費那個錯誤的時間。

川普有個多年的左右手,十幾年來犯過大大小小的錯誤,
有一天他問川普:「我犯了這麼多錯,為什麼還不開除我?」
川普回答說:「因為你沒有犯過同樣的錯。」


不做不錯,停在港口的船是最安全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

但願愚魯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聰明,卻又不夠聰明。

從高中開始,我便有這樣的感覺。寧願自己不那麼會讀書,便不會不甘心只在一個小小的地方過最平凡的人生;寧願自己不那麼會觀言察色,便不會像林夕說的因為愛人一秒鐘的沉默而換來自作聰明分子的不安份。

洗腦般的創業家思想,不斷鼓吹著相信自己可以走一條不一樣的路,不斷注入熱情與希望,好像自己真的能改變世界一樣。
I believe, therefore I see
也許要做出一番事業來,的確要有過人的信念,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又如何做得到?然而天才與庸才的差別,除了信念,還有能力,還有際遇。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賈伯斯的成功,踐踏了多少擁有相同想法相信自己能成功的人?那些中途退出的人,有誰又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哪?

不甘成為天下的綠葉,也許到頭來,只成為花下的腐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有了小聰明,卻沒有甘做綠葉的大智慧,到頭來是否自討苦吃?
但願愚魯。

意外x安排

刀大說,人生沒有意外;
微寒說,人生沒有什麼是沒有意義的。(我太欣賞這句話)
如今,終於發現熱愛電動的無可自拔帶來的便利──
讓我在C++團隊作業討論時能對遊戲種類/設計靈感侃侃而談,
即使我們全程使用英文。

那些路過拾起的每塊拼圖,都在人生地圖上有命中注定的最佳位置,
我們該做的,就是別強求口袋裡的它們都立竿見影馬上用上,
等時候到了、拼圖進行至附近──我們會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