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1的文章

一窩蜂文化x第二選擇

創業比賽/企畫書裡面都會寫,我們要找第二名的廠商合作,
因為他們有問鼎第一的實力,卻沒有冠軍的驕傲和難以親近。

在現實生活中,我常愛用第二名的服務,
尤其是願意尋求改變的熱血新創事業,比如說火狐
(雖然現在被Chrome黃金交叉成第三)
我願意接受或許不完美成熟的作品──
他們需要機會與肯定,而使用者需要稱職的第二選擇。


有時候市場上最佳解的確是冠軍產品本身,不過有時不然,
如果大多數人都不問優劣一廂情願的選用市佔率最高者,
那麼在其他競爭者不足為懼的狀況下,
領先廠商常失去危機洞察力以致不思長進死而不僵,
然後出現使用者不樂見的惡性循環──
雖然東西爛但我還是得用,因為沒別的選擇。


在有人需要鼓勵和掌聲的時候,
希望有多點人選擇不錦上添花,選擇不只是因為大家都用所以盲目跟進,
而是在相對客觀的評比後,不受輿論影響──
給你自己的眼光一個機會,
給挑戰者一個提醒上位者的機會,
給產業一個世代交替的機會。

因為或許他們不是不夠好而沒能穿破袋子脫穎而出,
而是你的眼光從未停留在此錐上──
對他們而言,有眼光的就是伯樂,包括我們。

社會機器與平民

之前和公司同事到北京參加Techcrunch(新創網路公司競賽)比賽時,
聊到了一個話題,就是關於人工作的意義
以及我們現在這個社會體系無限成長的狀況。

現代一般沒有脫離老鼠賽跑的普通工作者們(何謂老鼠賽跑請看窮爸爸富爸爸)
一星期要花五天上班、一天工作八小時,扣掉晚上的睡覺時間,
每天沒剩幾小時能用,在這狀況下,每天下班後能做的休閒活動就是
朋友聚餐、逛街、運動、看電視劇、上fb、打電動、上夜店、看電影
而賺來的薪水假如不是為了要養父母或是成家立業,
只是想要自己一個人(或兩個人)好好的過生活,
那麼大多數的錢存下來都是為了要買車、iPhone、iPad、房子等
但就某種意義上,買了這些東西的實質效益並不太大,
因為車子大部分時間只能開去上班和下班,
房子待在裡面的時間其實也沒有這麼多,iPhone實際在用的功能也只有fb和WhatsApp
買來許多物質卻沒有這麼多精神和時間去享用,
到頭來,整個人生彷彿是為了工作而存在。

(from: http://www.kaiak.tw/2010/06/mattias-adolfsson.html )
上面這個觀點是從一個錢賺的不夠多的普通上班族的角度來看世界,
這個世界就是使用自己的時間為現有體制服務,換取金錢,然後換取其他人的服務。

假如我們把自己抽離這整個世界,靜下心來看著這個文明社會,
那麼我們會看到一部無比複雜龐大的機器,它需要非常多的人力才能持續運轉,
文明社會的人們早上起來,就像是被這台機器吸引一般,到達自己該去的位置,
開始努力的踩著腳下的踏板,讓這個機器能夠順利的運轉起來
提供現今文明社會的一切需求,水、電、通訊、運輸、郵政、資訊流通、貨流
幫助企業成長、解決企業問題、提供娛樂給有需求的人們...

這個體系是非常多非常多的人,付出他們的精神和生命,
每天努力工作才能運轉起來的。它初始的目的是要讓人們能過更好的生活,
但當這個體系越來越龐大時,卻發展出許多其他結構,
它們的存在是"為了服務另外一部份的結構"(而不是人)
(例如: 產能增加軟體、會計師事務所、人力派遣公司、廣告行銷公司,
 某種層面看來筆電、電腦、捷運系統、公車系統、飛機、船運系統等
 其目的也是為了讓工作更有效率,工作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其他工作更順利...)
在這種狀況下,建造這些系統並沒有讓大多數的人們過得更幸福,
它只是長得更大、要更多…

一造說法x不完整的危險

日前又見一支TED影片,echo微寒《想像力會因此擴大或萎縮?》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 Chimamanda Adichie@TED
The single story creates stereotypes,
and the problem with stereotypes is not that they are untrue,
but that they are incomplete.
They make one story become the only story.


單一故事會造成刻板印象,
而刻板印象的問題就是,
他們並非不正確,
而是不完整,
讓一個故事變成唯一的故事。

想像力會因此擴大或萎縮?

繪本APP,致敬或模仿, 總之,他是我們的目標。
The Fantastic Flying Books of Mr. Morris
我們拆解他的架構、分鏡,劇情與特效的搭配......
自己卻在某天忍不住疑惑,
開啟了全新的閱讀體驗,大量目眩神迷的聲光效果, 會不會也就因此喪失了想像空間? 電影、電視、電玩有其存在必要,也的確刺激了許多想像力, 但在白紙黑字下,
就是因為只有黑與白,才能將侷限降到最小, 好比魔戒,在電影之前, 相信每個讀者腦子中的魔戒世界都不一樣, 但電影之後,我們對精靈的形象是否就此定型? 也許會、也許不會,
儘管我也認為這是一項該研發、該生產的商品,一段不可逆的過程,
但若只有這些、只剩下這些......
一個所有事情都幫我們詮釋好的世界,我也覺得可怕。


http://www.moonbotstudios.com/

往好一點想,或許每個時代都有它專屬的想像與創意,
時空背景與生命經驗賦予每一個創作者與眾不同的能量,
所以他們獨一無二,百年之後依舊能感動人。 而那些我們覺得「還不錯,甚至會引起讚嘆,但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的東西, 致敬或模仿, 都只是在為下一個時代的經典做鋪陳。

立場x單純欣賞

依稀記得這是國中某次閱測的題目,
當時政治狂熱的我為這小小一篇新詩傾倒,
甚至自發性地覆誦直至可完整背出,
適才有片段浮現腦海──「人類雙腳所踏,都是故鄉。」


《立場》 向陽

你問我立場,沈默地
我望著天空的飛鳥而拒絕
答腔,在人群中我們一樣
呼吸空氣,喜樂或者哀傷
站著,且在同一塊土地上

不一樣的是眼光,我們
同時目睹馬路兩旁,眾多
腳步來來往往。如果忘掉
不同路向,我會答覆你
人類雙腳所踏,都是故鄉

老梗乎x過去現在未來

本文用於呼應夏天哥《時光機》一文。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it is called the "present" .
-- 《Kung Fu Panda》Master Oogway

只見新人笑x媒介或許會變但價值何去何從

幾天前看了份遊戲相關統計資料感觸很深,
標題為:《掌上型遊戲機式微 任天堂、索尼霸主地位不再》

CP值失效之時

假如我們生長在正常的家庭,不是太富裕,也不是沒有錢可以花,
那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一定會培養出一種能力,那就是計算CP值

雖然CP值是個非正規的術語,但它所表達出來的意義卻足夠清楚:
那就是東西的效益(Capacity)/所花費的成本(Price) -- 這東西越高越好。
假如在作事、買東西時,我們可以使一個事件或物品的CP值提的越高
就代表自己越聰明、佔到了越多便宜、決策最為正確。

由於一般人手上的資源(金錢)是有限的,因此在做事情(購買東西)時
會不知不覺的迅速計算當自己去做這件事情(消費)時,
手上有的資源(金錢)消耗了多少? 而從中獲得的利益、快樂感有多少?
簡單的說,就是計算CP值,
只有當這個值在合理範圍時,我們才會去做這件事情(消費)。
因為有這個資源有限的限制,所以我們不會盲目的選擇最高級的消費,
而是精密的計算,這邊要節省一點,將來才能用剩下的資源去獲得更高的利益。
所以說,只要是做生意的,應該都知道一件事情, 自己的產品只要讓消費者覺得CP值夠高,他們購買的意願就會升高。
from: http://design-milk.com/toolbox/
但假如我們平常有在注意身邊東西的價格,就會發現一個現象, 那就是就算某家店裡的東西非常經濟實惠,幾乎所有的東西CP值都很高, 卻總是會有幾樣商品CP值低的可以, 他們所創造出來的利益大概只高出一般商品10%,但價錢卻多出了快30%, 這種東西有人會買嗎?
(註: 很多商店放這種商品的目標是讓消費者有個比較基準點,      讓消費者覺得其他東西經濟實惠,有些人稱它們為"獵鳥"。      但這邊要討論的是,就算它的CP值很低,在某種情況下它還是會被買走。)
我想這樣的產品還是會有人買,因為在某些特定狀況我們不用去計算CP值, 只要算自己得到的利益就可以了。
例如以前常會有實驗室的聚餐,教授(或叫他老闆)總是會請我們吃些好料的, 每當在那樣的聚餐中,我總是會點我覺得看起來最好吃的那個, 雖然那個餐相對於其他普通餐貴了一點,對平常的我來說CP值低了一點, 所以我應該是不會去點它的,但今天我不用考慮價錢, 只要考慮哪個餐對我來說吸引力最大就好了!!
低CP值的產品可以在很多時候賣出,其中包含被請客時 (還記得導生宴時自己總是會點個稍微有點貴的牛排嗎? 點最貴的就太不好意思了) 可報公費時(不知為何用公費買那些消耗品和高級3C產品時…

實體書與出版界x資訊來源可靠度

閱讀正在式微,出版書籍銷量逐年下降,
這是現象,可是為什麼?

會願意在誠品以外的不潮書店停留者越來越少,
實體書在我們知識攝取來源裡佔的比例越來越薄,
更別提圖書館似乎只剩下考前自習的功能。

慕容復的選擇x非關宿命

這是當年(被迫)參加96-1經典文學閱讀的文章,是作業也是作品,
算得上是那時嘔心瀝血之作吧,貼上懷舊+呼應聖眼大《角色的力量》一文。

背景知識:請先行閱讀金庸《天龍八部》,
個人對新版不以為然,不過關於慕容復的描寫應該沒有差太多。

你可能不知道,但你知道會嚇一跳的事

圖片來源:http://www.tts.tw/forum/viewtopic.php?t=15836&view=next&sid=9aa02339c0adf27a80c8226a0058c6ba



台灣的自強號是........



























































































































































韓國製造的!!!!!






時光機

如果你有一台時光機,你最想回到哪一天?

一個經典的問題,讓你時光倒流,得到再一次機會,你最想回到哪裡?改變什麼?
理性一點想,怎麼可能會有時光機?時光怎麼可能倒流? 即使讓你回到過去,改變了那個次元的事,對你所處時空的一切,又是否有影響?
但感性一點,若有機會可以避免過去的愚昧、填補當日的遺憾, 有機會可以再次抓緊所珍惜的人事物,有機會可以不需要仰望平行時空,誰又會無動於衷?

「我不使用。」

記得,我認真的考慮,回想起一幕又一幕讓我追悔莫及的畫面, 然後很快的,打消了想要回到哪一天的念頭,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如果回到了哪一天、改變了什麼事,那我的人生是否就會截然不同? 我害怕,是否從某個時點開始,之後我所遇到的所有美好的經歷, 所有構成現在的我的回憶,都會煙消雲散? 我害怕,是否我跟誰誰誰不會是朋友,我也不會在這裡、在那裡?
我擁有了很多,然後,我捨不得放棄我所擁有的。 我找不到一個大得足以讓我放棄現在所有的遺憾,找不到一個足以讓我使用時光機的動力。 換個角度,我認為這是認真生活的結果。

What's done is done.

也許有點臭屁,但逆來順受的性格讓我大部份時間只向前看。 已經發生的遺憾我無法改變無力改變,只好乖乖做好眼前的,展望明天的, 與其沉醉在過去的美好,不如創造明天的更好,不是嗎?
當然,就像受到眷顧般,我慶幸並未遇上那些讓我會甘願放棄所有的不幸。 但在希望以後不會遇上那些不幸的同時,我但願自己能夠保持這樣正面的態度, 用心生活,認真生活。 然後在下次遇到同樣的問題的時候,我還是能夠一樣的回答:

「我不使用。」


籌碼x割捨

受QQ《包袱》一文啟發。


隨著經驗堆疊,我們對專業技能越發熟練,
對routine的反應力變快,但也許忘記求新求變──
在該領域累積的籌碼有時是一種負擔,尤其是動念想轉換跑道的時候,
當押在桌上的籌碼越來越多,沒有多少人願意掉頭離去。


你問為何不在局跟局之間帶著現有資源離場,是啊聽起來很合理,
但問題出在不同賭場間的籌碼不是通用的,一旦離開,就要重新開始。
更別說座位是先搶先贏,離座馬上有人補上,
自己卻失去一席之地搖身變成別桌的新進,不確定有無容身之處。

別傻了,人生可沒有「兌現」這回事,我們甚至連自己擁有多少都不能掌握,
現在手上拿的是籌碼,蓋棺後評論價值的卻是別人。

所以能放下一切既得利益創業者,我給予讚嘆和祝福。

雞首牛後x危機感

很享受跟強者同組。
不是那種free-rider心態,而是每每被點醒時的茅塞頓開,
──感覺爽到不行。
雖然伴隨而來些微悵然若失,可是能知所不足是幸福的。


馬拉松若能擠身領先群附近,雖然未必比平常費力,卻往往能跑出較佳成績,
因為有警覺心,有發現自己還能更好於是不敢鬆懈。

雞首亦或是牛後?我prefer周圍強者如林。

岔路

我一定要說...要不是我上禮拜天天加班(這禮拜也不差),我的交稿量一定很穩定的!!! 該死的加班退散!!!!!!(以下正文)

------------------------------------------------------------------


上個月,發生了件讓我很開心的事情,那就是我在公司遇見了很久沒聯絡的國中同學。因為某次活動,我很低調的上了台,然後就被認出來了...... 七年多沒見的同學突然在入社會以後巧遇,讓我們兩個都很興奮,聊了好久好久....
我的朋友,是我們公司新進的業務,雖然辛苦但也算快樂....不過就在前幾天,她打電話來跟我說要離職了。我問她為什麼,她一直推說是個人因素,還要我教她怎麼辦離職。我說,她必須先跟主管報備,接著會與人資洽談,她卻告訴我不想告訴主管,希望直接找人資談,今天就要離職。最後,我只好直接告訴她人資部的分機跟辦公室位置....。掛電話前,我問她接下來要怎麼辦,電話的那頭聽起來很無奈,說只能繼續找工作吧,可能繼續當個業務或店員什麼的。
後來我聽說,當天業務部有一群業務集體閃電離職,至於原因是什麼,至今也沒有人知道...。

我一直很難想像業務的生活究竟是什麼,但我知道新手業務真的很辛苦!而今天離開的人,是我的國中同學,我們曾經一起上課、吃飯,我還記得她以前是班上最優秀的長笛手,而七年後的今天她卻在兩個月內就結束了她的第一份工作。
每個人的人生各有所不同,但我們曾經走在同一條路上達三年之久,最終各自仍走上不同的岔路,變成了背負著不同人生的人。

角色的力量

Ted中有一個演講,是史丹福監獄實驗的負責人Philip Zimbardo所主講

裡面主要在討論人在什麼情境下會變得"殘暴"或是"沒有人性"
主講的重點放在情境、系統與權力會使在其中的人性受到扭曲。

在演講中他舉了三個例子來說明人們是多麼容易受到環境與系統的影響,
第一個是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本來性格普通的人被賦與"犯人"和"警衛"
兩種不同角色時會展現出完全不同的行為。(約14分左右)

第二個是米爾格倫電極實驗1000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會遵守實驗執行者的命令,
對別人施予致命的450v電極(實驗前預測應該只會有1%的人,因為這屬於虐待狂行為
而根據研究平均只有1%的美國人是虐待狂,詳細可以看影片11:30左右)

第三個是針對不同文化的戰士所做的調查,他們發現若一個種族的戰士在上戰場時
會變換自己的裝扮、畫上圖騰或是戴上面具等則這個種族在戰場上,
虐殺敵人的情況會遠遠超過上戰場時不做換裝的種族(6分左右)

改變x選擇性眼盲

有人說唯一不變的事情就是變,我深以為然。
改變沒什麼不好啊,你說。因為此刻事不關己。

每分每秒都有事情悄悄改變,但我們會發現會在意的,
只有那些知之甚深、不願妥協的價值觀──
我擅自稱之為選擇性眼盲。

包袱

最近常常感到有種隱形的包袱困擾著我。

我想要畫畫,也很想要練習畫畫,
但是拿到空白的紙卻只會發呆,不曉得該怎麼下筆,
我變得只會臨摹別人的作品,
我可以在白紙上照著鉛筆跡畫上色彩,
很努力的想為自己畫,可是腦中卻一點想法也沒有。

創作的路上,自信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不害怕走自己的路,才能成功。
說的很簡單,做到卻很難。
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這本來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對我來說還真的有點困難。

儘管是現在在打著這篇文章,
還是有點害怕把自己害怕的想法說出來,
在公司練習畫畫的時候,
也不是那麼自在的讓其他人看到我練習的作品。

常常在反省自己這些話的時候,
也會告訴自己解決辦法。
然後打著打著,就會不知如何結尾,
好像自己這些想法在這個變成草稿的過程當中,
也就默默的為自己找到解套,
實在也毋需特別發佈出去,造成困擾。

希望我可以不再害怕別人的眼光,繼續嘗試,
直到我找到我的風格為止。

錯誤x不貳過

每個錯誤都有其原因和價值,但你從中學到什麼?
如果沒有,就是在浪費那個錯誤的時間。

川普有個多年的左右手,十幾年來犯過大大小小的錯誤,
有一天他問川普:「我犯了這麼多錯,為什麼還不開除我?」
川普回答說:「因為你沒有犯過同樣的錯。」


不做不錯,停在港口的船是最安全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

但願愚魯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聰明,卻又不夠聰明。

從高中開始,我便有這樣的感覺。寧願自己不那麼會讀書,便不會不甘心只在一個小小的地方過最平凡的人生;寧願自己不那麼會觀言察色,便不會像林夕說的因為愛人一秒鐘的沉默而換來自作聰明分子的不安份。

洗腦般的創業家思想,不斷鼓吹著相信自己可以走一條不一樣的路,不斷注入熱情與希望,好像自己真的能改變世界一樣。
I believe, therefore I see
也許要做出一番事業來,的確要有過人的信念,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又如何做得到?然而天才與庸才的差別,除了信念,還有能力,還有際遇。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賈伯斯的成功,踐踏了多少擁有相同想法相信自己能成功的人?那些中途退出的人,有誰又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哪?

不甘成為天下的綠葉,也許到頭來,只成為花下的腐泥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有了小聰明,卻沒有甘做綠葉的大智慧,到頭來是否自討苦吃?
但願愚魯。

意外x安排

刀大說,人生沒有意外;
微寒說,人生沒有什麼是沒有意義的。(我太欣賞這句話)
如今,終於發現熱愛電動的無可自拔帶來的便利──
讓我在C++團隊作業討論時能對遊戲種類/設計靈感侃侃而談,
即使我們全程使用英文。

那些路過拾起的每塊拼圖,都在人生地圖上有命中注定的最佳位置,
我們該做的,就是別強求口袋裡的它們都立竿見影馬上用上,
等時候到了、拼圖進行至附近──我們會知道的。

先知x先知又如何

先知的悲哀 ──《希臘神話》Cassandra
因為能力,她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盡力告知周遭人;
但因為詛咒,她在獲得天賦同時,也失去了取信於人的能力。

--

PS. 圖片選擇靈感點:《駭客任務The Matrix》


昨日下班發生的微惱人事件

http://mylive.tw/arts/ImgBox/20090712_16140295.jpg
這是一個發生在自助餐店的故事......

我平常習慣買晚餐回家吃,倒在沙發上很舒服~
但因為昨天實在很累~想要放空吃飯,在家吃可能還要一邊跟我媽說話,
所以就決定吃完再回家。(媽,對不起我錯了。)

誰知道勒誰知道勒~~~(聳肩)
當我喬了一個不錯舒服的位置,才吃了兩口,
坐在我對面的大姐一直想要找我說話,
而且一開始我就看穿他的企圖了!!!!

因為她一坐下來就開始murmur...

大姐:唉呀這家人好多呀~
我:(靜默吃飯)>>不祥的預感,這種時候一定要保持沉默繼續吃飯。
大姐:......沒想到現在人這麼多~
我:(靜默吃飯)>>切忌眼神交流,一對到就甩不掉了!
大姐:......你這是苦瓜嘛?
我:...............對。>>這句很難不回,但我也很盡力表現我沒有想聊天的意思
大姐:唉呀切的好大一片啊~
我:(靜默吃飯)>>到底干你屁事啊?!
大姐:你常來這家吃嗎?
我:..........唉,還好。>>完了對方完全沒有感受到我不想聊天Orz

於是接下來我就被逼著邊聊邊吃飯(聊天氣聊工作聊交通...)
為了想趕快結束這一切,還吃的超級快速~T___T
一點都沒有悠閒到.........

Snow White

臨摹自"白雪",Yvonne Gilbert,格林文化出版
by QQ

生物x知識的代價

生物好好學啊,那是實驗屍骨堆積的知識。
-- 仿生機器人課堂有感

很近、很遠...

記得2010年出國參訪的第一站來到深圳,
啾啾姐說,從現在開始,要重新定義數字的概念,
在中國,
七八個小時的路程是很近,幾千萬的生意錢很少...

我們說,
這一年過得好快,卻彷彿認識了好久...

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在如火如荼地忙成發呢!
絞盡腦汁的實踐組、左老師的手腳並用打鼓教學、夜宿學校的影片組...
成發結束的後車廂塞了一堆行李箱和哪個傢伙?
再過一個月就要開始為YEP練青蘋果樂園了 ...
還有什麼?
很多事情回過頭去發現改變好多,
但感情依舊在,

於是我們發現,這樣就夠了。

責任歸屬x體制內外

我們就是太健忘,所以才被那些空頭支票隨便哄過去,
然後隨之而來的每天新聞,滿目河蟹;
我們就是不夠狠,所以才放任制度壞光,
卻還在追打那些不是重點的官司結果。

笨蛋,重點是以後!

你以為我置身事外,我講這句話的時候心有多痛,
如同中職假球案爆發時想打自己說過支持的嘴,難堪。

如果在事件一再重演之後,
我們還不能從中獲取教訓然後做到never again,這才叫草‧菅‧人‧命。

今天台大只是衰,出包在自己頭上,所以大家是婉惜多於責罵,
堂堂臺灣第一、甚至亞洲第一的教學醫院體系出這種紕漏,責無旁貸;
可是追根究柢,如果SOP流程制度完整,豈會發生這種遺憾?

-- 愛滋器官移植事件有感

緣份x啟程手分手

起飛這件事,用熱氣球總是特別有感覺,當年如此,如今依舊。

我是篤信夢想的人,想來在頭破血流面臨休克前,
這件事的執行都不會有一絲猶豫吧,不要忘了自己現在的模樣──
下面是最近聽來的一段話,作為贈別分享。


你們要繼續成長,但是永遠不要長大。
你們要儘量適應社會,但不要為了適應失去批判與洞察的能力。
你們要認識現實,但不要為了現實失去視野與夢想。
你們要學會必要時妥協,但不要為了妥協失去實踐夢想的勇氣。
你們要學會面對挫折,但不要因為挫折失去了感動人與被感動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你們現在的樣子。那是你們最真實的自我。

暫別了夏天,恭喜你從臺灣畢業, 緣份未盡,所以請記得,去去就回。

我去去就回

前陣子看電視,播兩個日本搞笑藝人去緬甸的部落home stay。

那是一群叫做猛健族的原住民,他們一輩子以海為家,上岸只為了買賣換糧食,其他時間都是待在船屋或海裡生活,甚至連遇到暴風雨也是躲在山崖的背風面,靜靜地等待天晴。

Anyway, 這一切都是冗話,以下才是重點:

當那兩個日本藝人要走的時候,非常的依依不捨,鮮少接待外人的猛健族也跟他們培養了很深的感情,也很捨不得,但那個接待他們的爸爸說了: 「這個世界上的海是連成一片的,所以我們一定會相見。」 「族人如果離開家,就算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但離開的時候都會說『我去去就回』,不會感傷的道別的。」
因此這段節目就在兩個日本人搭著小艇駛離猛健族人的海域、一邊哭得很慘的大叫「我去去就回」之下結束了。

雖然是很老梗的台詞,但從這群單純的人的口中說出這種看似單純卻又滿懷不捨的祝福,真的很感動。明明知道這輩子應該再也見不到面了,還是傻傻地喊著「我去去就回。」
記得小時候,網路、MSN、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時候(講一講我好像骨董),轉個學就好像是件多了不起的大事,生離死別、拉拉扯扯好久,更別說要去國外唸書的朋友了,小學生寄個信都會寄丟,想當年我跟青梅竹馬就硬生生的被拆散10年。
但轉眼十年過去,距離已經不是問題了,我早上可以天天voice mail 吵某劫機同學,聽到她的聲音就好像這傢伙住我隔壁一樣親近。呼吸著同樣的空氣、看著同一片海洋,就在這個時候,我要說出經典名句:「唯有死亡會將我們分開」並結束這一回合。




---------後記---------
從YEF結束的那剎那、從學生身分結束的那剎那,我們都各自的踏上了自己的旅途,開始描畫屬於自己的人生。或許是南京東路跟新生南路的差距、或許是美國跟德國的差距、或許是台灣跟澳門的差距,我相信這對我們這群緊緊繫在一起的人而言,僅只是1公分與5公分間的差別罷了。
曾經,我們朝夕相處、一起旅行、一起分享生活;如今,我們為了自己而奮鬥、為了彼此間的承諾而奮鬥、為了能再次驕傲地一起分享彼此的人生而奮鬥,因此我相信,時間與空間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距離。



Finally,夏天同學,



去去就回。

眼界x眼光與界限

啊歪果人當創業、休學、背包客是一件常有的事,
──乍聽之下似乎是見多識廣──
但當你這麼說的時候,就表示你還是照著世俗的眼光評論自己了不是嗎?
只是這個世俗,換了環境。

Price Tag

這禮拜,我們部門的一個姐姐離職、來了一個新的男生。(我又穩坐部門之花了XD") 那個離職的姊姊,晚我一個多禮拜才來,但卻未滿兩個月就離職了。 主管說,是因為工時不穩定、薪水又不夠高,畢竟對方是倫敦大學的高級菸酒生。

其實,雖然我們公司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不過整體而言我是喜歡的, 或許因為這是我第一份工作,我覺得這份工作替我帶來的價值還有我所貢獻的價值,遠超過金錢可以衡量的,在我人生中所帶來的成長也是很可觀的,但同樣是新工作(她上份工作不超過半年),她卻用金錢跟時間去衡量。
這件事其實讓我想到之前在公車上遇見的一個菲傭。 她帶著一個很老很老的爺爺,撐著枴杖、走路很不方便的一位爺爺。那位菲傭在公車上一直用很大聲的音量講電話,也沒有顧著老爺爺。下車的時候,匆匆的掛掉手機就衝下了車,站在車門口等著步伐緩慢的爺爺自己一個人慢慢地走、慢慢地走,下樓梯的時候攙扶了一下,就又開始講起手機,走在爺爺的前面,頭也不回的走。
看到其實讓我很生氣,有點想衝上去罵人....但其實,是啊,她的工作只是帶爺爺出門,這是她對自己的工作所貼的標籤,我們又能怎麼樣?你在自己身上貼了怎麼樣的Price Tag、你怎麼定位自己、你怎麼定位你自己的人生?我一直在想、在觀察,但這種事情沒有結論也不會有標準答案的。
世界上的人千百種、人們對自己的訂價也千百種,其實最終不要遺憾就好了吧?雖然聽起來有點冷漠、但不管有恥無恥、有品沒品,自己選擇的人生跟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標籤,最終都是跟著自己一輩子的,當然只要對得起自己,就無所謂了吧。

關於離開x坦然

這並非一部大紅大紫的好萊塢電影,可是有段讓我感觸良多,
我會願意為此一看再看,縱使有人可能對此不以為然。


Mr. Edward Magorium: [to Molly, about dying]


When King Lear dies in Act V,
do you know what Shakespeare has written?
He's written "He dies." That's all, nothing more.
No fanfare, no metaphor, no brilliant final words.
The culmination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work of dramatic literature is "He dies."
It takes Shakespeare, a genius, to come up with "He dies."
And yet every time I read those two words,
I find myself overwhelmed with dysphoria.
And I know it's only natural to be sad,
but not because of the words "He dies."
but because of the life we saw prior to the words.
[pause, walks over to Molly]


I've lived all five of my acts, Mahoney,
and I am not asking you to be happy that I must go.
I'm only asking that you turn the page, continue reading...
and let the next story begin.
And if anyone asks what became of me,
you relate my life in all its wonder,
and end it with a simple and modest "H…

蘋果商x蘋果農

Steve Jobs的離去震驚了整個世界,
美國商周史無前例地將全數當期頁面獻給他,甚至沒有一頁廣告。
縱使我們早知胰臟癌之難治,
對照上次發表會時他消瘦的身影也隱約能料想或許健康不佳,
但我們還是沒預期他走的這麼快,這麼突然。


加州州長甚至在上周四宣布今天10/16(日)為加州的Steve Jobs Day。

VUSE乘風飛翔x留學尋夢

主題:乘風飛翔 [ Vuse ]
情緒調味料:期待中帶著忐忑 [ JBY ]
Views:
留學夢,
人在海外之後才是挑戰的開端,
新生活固然讓人興奮,但也難保學期開始後自己的努力方式有多少是正確的,
於是我們滿懷熱情,卻又擔心本身的不足。
給海外共同為自己、為國爭光的臺灣人:
既然校方錄取了我們,就表示他們相信我們能夠適應環境並大放異彩,
一起衝一發大的! [ JBY ]
創作理念:
台灣黑熊懷抱著台灣的精神與使命感,
乘著希望的風飛往陌生的地方,
希望留下美好的回憶,也能帶回滿滿的收穫。 [ Vuse ]
委託人:JBY
設計師:Vuse

--

好盧謙哥x無恥其揚 (5/5)

謙哥
..........................................
................................
幹林老師804已經氣到想打其揚巴掌了,
不要再回這種無關痛癢的冗字!
其揚
對不對 你自己說實話
干卿底事,給你台階下你不要,那就抽梯啦媽的!

慣性

這裡想要說的慣性,不是一般物理所講的那種, 而是自己長久以來習慣的事情, 且是因為自己某些莫名的堅持而自然形成的習慣!!

好盧謙哥x無恥其揚 (4/5)

其揚
你在804喔?
此刻我們明白,剛剛電話這麼爽快結束,是因為他怕隔牆有耳,
所以才挑這種一定會在家的時間敲謙爸,
殊不知我們整房好死不死視訊中,全程見證以下的不可思議行徑。

好盧謙哥x無恥其揚 (3/5)

804跟其揚家也算近,開車一下就到了,
所以我們要出門前打了電話給他說要出發了,
然後又稍微拖了一下下才開去104,這時候我是火大但試著緩和情緒的情況。
因為謙哥是個爛好人這我們比誰都清楚,
其揚會認為謙哥第二趟只載他一個人,很有可能謙哥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
因為他沒有在第一時間拒絕,所以我想把事情問清楚,
不要沒頭沒尾的認定其揚罪不可赦,這樣不公平。

改變現狀x始於教育

本文節錄自#1Ea98CXL (Tech_Job) [ptt.cc] 
R: [轉錄][新聞] 文憑至上 台灣培養不出賈伯斯
by magamanzero@PTT

個人是覺得「重視文憑」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要持有這文憑的人具有相應的能力就可以,
就如同證照一樣,文憑是個人能力的參考,
然而現在的問題是:教育失敗,
使得具有高等學歷的人,不一定具有相應的能力。

好盧謙哥x無恥其揚 (2/5)

那時候19:00抵達,謙哥已經呈放棄狀了,因為跟學姊的約早就沒辦法趕回去,
沒想到其揚說:「啊不然你打電話給學姊說取消好了啦!」
這話是謙哥要自己說的吧,怎麼可以這麼無恥啊,幹你媽的王子病!
反正就已經來不及,所以謙哥沒有催其揚快點挑,於是又花一兩個小時。

OL的碎碎念

今天跟大學同學去看賽德克巴萊,想起了一些大學的生活... 回來翻了翻照片,覺得很多事情明明近在眼前,卻又好像已經消逝得很遠很遠...





就像樹蔭下的鞦韆,生活中常常有些開關,會讓你接連的想起許多往事, 像不小心碰翻一個箱子,記憶雜亂且沒有順序的掉落在眼前.... 會因為過去的好而慶幸、因為過去的美而感動、也會因為過去擁有的天真與快樂而感到那麼一絲寂寞。

好盧謙哥x無恥其揚 (1/5)

時間可以讓很多偽裝浮出水面,在異鄉的同鄉人快熱程度超出臺灣太多,
所以忘記了人心隔肚皮,今天來說說囧人囧事鬼故事。

我算是選擇相信人性本善的人,偶而會路見不平出口斥責,
可是在大多數情況下我也就酸酸便罷,鮮少為了一些小事動筆發文,
而且我現在沒有很閒。

但這次我實在是太火大了,事件名為:好盧謙哥與無恥其揚。
(本系列文充斥情緒性字眼,請慎入)

向大師致敬--我的童話插畫初體驗

九月中,感謝出版界友人的公關票,(非常想公開感謝她,但我要幫她保持低調)
所以得以參加Yvonne Gilbert & Danny Nanos的插畫工作坊。
只能說,太。爽。了!我何德何能可以參加到這個工作坊呢!!
可惜愚蠢如我忘記帶相機,沒有照片可以分享,嗚嗚嗚嗚~~

說這麼多,先來介紹大師Yvonne Gilbert & Danny Nanos
"尹芳吉伯 (Yvonne Gilbert) 出生於英國諾森伯蘭的尹芳先後在紐斯卡爾學院和利物浦學院攻讀美術,做了五年的美術設計之後,在1978年轉為自由插畫家,陸續和全球許多大出版社、雜誌和廣告公司合作。她為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s “Relax” 設計的唱片封套,被“Q”雜誌評選為「唱片封套最佳經典100」之一,該設計也被BBC 電視台譽為「經典之作」。她的插畫也榮獲許多國際獎項,英美藝廊爭相收購她的原畫展出銷售。 尹芳為英國皇家郵局設計的五套郵票,紛獲「金郵票獎」Il Franco Bollo d’Or 以及「世界最美的郵票」獎Gran Premio del’Arte Filatelica的殊榮 。 丹尼納諾 (Danny Nanos) 加拿大籍的納諾(Danny Nanos)自1985年起,為知名設計公司和廣告經紀公司擔任「廣告設計總監」一職,廣告作品獲當地和國際競賽獎項和肯定。納諾的設計範圍廣泛,包括書封設計、商品包裝設計、企業形象、互動媒體、建築設計等等。" --引述自格林文化
當天他很親切的介紹他的原畫作品給我們看,親眼看到真跡真的很不敢相信, 完美到好像印刷出來的,沒有任何髒髒的鉛筆跡, 運用各種媒材去創造出不同的效果。
(使用色鉛筆與簽字筆繪製陰影與細節的白雪,格林文化)
除了他們親自上的插畫課之外,格林文化還很貼心的準備了筆和紙讓大家開始畫畫, 我決定用"白雪"書裡的其中一個章節來繪圖, 那頁主要是敘述白雪公主空閒時喜歡在森林裡採小花,當他走進森林,許多小動物都會靠近她,她也會停下來與他們玩耍。










圖畫尚未完工,我仍須努力! 愈發覺得色鉛筆真的很有趣, 上次看到有人得到了1024色水性色鉛筆讓我好生羨慕, 還有,我真的該換一台相機了... 拍個照還要張張修圖比畫圖還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