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5的文章

認定「網路免費影片=盜版」進而抵制,是否未審先判、太過果斷?

我總是假設網路上免費收看/下載版的影片,都是未經授權的盜版。
所以基於「使用者付費才能讓好作品繼續被創作」,我選擇購買正版 DVD、iTunes 上付費下載。

What if they are not all piracy? 怎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可能」有購買公播版權的網路流通版本,和純拷貝的影片在市場上混雜。
「拒看盜版」的全方位抵制,是否違反「無罪推定」?

權責分野

權力伴隨責任,對決定有多少影響的權力,對後果就有多少責任。


「隨機殺人都是支持廢死的錯!」
試問支持廢死者有權力決定死刑廢除與否嗎?

「缺電都是反對核電者的錯!」
試問反對核電者有權力決定電廠興建與否嗎?

我不認為。
因為支持死刑者沒有權力造成冤獄,
支持核電者沒有權力造成核電廠意外。

塵暴都是缺乏常識參加者的錯!
參加者沒有權力決定活動內容危險與否,也沒有能耐阻止下一次意外發生。


台灣的氣氛太悶,被迫包圍在島國內,沒有國際大事可以關心。於是乎我們流行集體哀悼、集體獵巫。在適當的事件下,我們敏感的神經就會被觸動,忘記我們曾經做出相反的事情。有些人對於大規模燒燙傷的病人,避之唯恐不及,認為他們的容貌不雅,但是卻任意把...
Posted by 呂秋遠 on 2015年7月3日
弱勢互相攻詰,社會指責受害者,正重想推諉責任的權力者下懷。
誰才是加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