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母語pk第二外語x國際化代價

父母說為你好,因為他們幫選的大多是不需仰賴頂尖天賦也能餬口的領域。

當他們諄諄教誨英文很重要,意思是那是個非常方便的溝通工具,
然而如果要我捨棄中文底子做為 native English speaker 的交換,
我不願意。



所謂文化,有很大一部分受語言影響,
流失相對應的語言,流失相對應的文化,
新加坡如此,香港亦如是,(很猶豫要不要點出國家挑起爭端)
於是他們的強大國際化,成了國民希望更文化的障礙。


那像日本這般語言封閉保留傳統文化原汁原味,比較好嗎?
不,那也絕非我意,
為了鎖國(原諒我這麼說),他們失去了第二個十年。

http://www.ehow.com/how_8468592_study-traditional-chinese.html

第二外語是必要的,我們都已發現語言間不可能100%都有原汁原味對照詞,
但捨棄母語的地位,用英文取而代之,完全不划算。

http://99manga.com/page/557/5342.htm?v=91*s=2
 
失去欣賞詩詞小說歌曲的能力,無法理會從前文人的浪漫和掙扎;
不能理解看盡百家爭鳴後,發現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的嘆息;
用其餘外語取代母語(此母語不單指中文),太浪費,可惜了你生為臺灣人的優勢。
想向外開展,未必得捨棄過去。

http://tw.ipeen.lifestyle.yahoo.net/comment/118245

台灣人只關心自己的生活沒什麼不好,這表示我們的生活夠有趣。台灣人需要的國際觀不是成天追著國際新聞分析列強在幹嘛然後襯著胸中熊熊烈火想著咱們有為者亦若是,而是要能夠把自己的生活型態轉換為其他國家的價值。
-- @hao520

國際化不是單靠官方語言成事,是培養國民的國際觀,
讓他們望向世界,而不是眼光只侷限臺灣。
外語能力是必需,若能擁有宛如母語人士般的完美腔調,那很好,
可如果言之無物見地有限,恐怕也貽笑大方。

--

同場加映:《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學英文?》 by 新竹的一位英文老師

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學英文?

每次看到有什麼 IELTS,托福, GRE考試統計成績公佈,全國一片烏鴉鴨的檢討聲浪,
身為英文老師的我,都有種罪惡感,好像自己該被拖出去槍斃一樣。

我們都知道,英文很重要。
我們是個海島型國家,我們必須依賴四通八達的網絡和別的國家取得貿易的機會;
我們是一個相對弱勢的國家,我們必須依賴大陸以外的強國提供某種形式的外交、武力保護。
英文,對我們而言,不僅是一種國家競爭力的表現,
同時,也代表著,我們這個國家在國際發聲的可能性。

然而,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學英文?

我開始常常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其實是因為我家巷口每天 8 點的垃圾車事件。
我家這個社區,算是新竹一流學區附近重要的社區之一。
清大、交大、竹中、竹女,還有 新竹幾個升學率超好的國中都剛好非常接近我們的學區。
社區裡面的人,看得出來,都有一定不錯的社經地位,談吐、待人處世也都很得體。
我們在這邊住了一年多,一直都很喜歡這個社區的氣氛和氣質。
每天 8 點,大家拎著垃圾站在巷子口等垃圾車,
打聲招呼就開始閒話家常,里長也常常在這個時候,
跟我們湊合著討論一些社區哪邊的路燈不夠亮,
哪裡的危險路口應該要增加一些交通號誌的設備。
一切都很好,也真的沒出現過什麼讓我們非常困擾的問題。
一直到過完年之後,有一戶移民國外的住戶,搬回這個社區。

每天 8 點,一樣在那個巷子口,一樣在等垃圾車,
一樣大家都拎著一袋袋的垃圾等著「少女的祈禱」音樂聲越來越靠近。
但是,等了 2 分鐘之後,開始有人咒罵,「這是什麼爛國家,連倒個垃圾都要等這麼久?」
接著,她剛好自己站在她家冷氣的下方,被冷氣排出的水滴了幾滴,
她又開始抓狂,「台灣真是個爛地方,連冷氣都這麼爛!」
最後,就在垃圾車已經近在眼前的時候,她氣呼呼的轉身,拎著她的垃圾,
迸的一聲甩上她家大門,嚷嚷著:「我不倒了,國外才不會這樣!」
接下來連續好幾天,
我們社區開始出現大白天就有人不管垃圾車幾點來,直接把垃圾袋扔在巷子口。
等到晚上,垃圾已經腐壞,臭氣沖天,不然就是被流浪狗、流浪貓抓破垃圾袋,
垃圾在社區四處散落、飛揚。
里長因為她家冷氣機滴水的問題,好意去提醒她會被環保局開單,
被她破口大罵:「你們不要以為我住在國外,就可以刻意刁難我!」
後來我從鄰居們那邊輾轉得知,她們一家都是學歷高、收入高,
很早就申請了綠卡移民到美國去。
「她們的小孩英文都很棒耶,國小開始就請外國人來一對一家教」,
一個歐巴桑用著羨慕和崇拜的語氣這樣說著。

我開始回想,從我學英文以來,我週遭那些英文說得非常流利的身影。
在新竹公車站,一大群實驗中學的學生,明明在台灣卻刻意用英文在交談。
有一位教授說,他只要聽到人家唸「 frustration 」 這個字,
他就可以知道這個人英文程度怎麼樣。
我在輔大英文系,一大群的「台北幫」,英文說的像外國人一樣好,
打扮、穿著也非外國名牌不可。
還有一個出書的英文小魔女,她的媽媽很驕傲的在電視上說,
「我的女兒英文學得太好,現在連說中文都有外國腔」。

我們學英文,是為了要讓自己的同胞把我們當成外國人一樣崇拜?
我們學英文,是因為我們發音要標準,講話才比較有份量?
我們學英文是因為,那個語言所代表的東 西比較崇高?
還是,我們學英文,是為了要把自己變成外國人?
又或者,要像我的鄰居一樣,學英文是為了要去外國生活,
然後回來嘲諷那些乖乖遵守垃圾不落地的善良老百姓是沒見過世面?

那些實驗中學的孩子,我常常看到他們一大群聒噪的喧嘩,完全不理會車上的其他人要休息。
那位教授,一天到晚在挑剔別人的發音問題,
卻可以講出「長的太醜的女生就應該要閉嘴」、
「黑人的嘴一看就很噁心,不過,沒辦法,他們是非洲來的」這類充滿性別、種族歧視的話。
我那些台北幫的同學,把打工賺錢買名牌當主業,上課當學生才是副業。
如果你和他們同一組做小組報告絕對會倒大楣,
因為他們沒空上圖書館找資料,討論沒建設性的意見,他們只好負責上台做口頭報告的部分。
結果,輪到他們上台做小組的口頭報告的那天,他們因為前天熬夜打麻將缺席了。

這也讓我想起,我爸在住院的期間,我媽一直打電話來跟我說她不懂醫生在說什麼。
我剛開始以為是我媽很魯,很難以溝通。
後來索性我請假回家一趟,我才真的搞清楚,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原來是那位醫生,對著一個目不識丁的鄉下歐巴桑,講了 2句就要夾雜一長串的英文,
那一長串的英文中還包含了英文專有的醫學名詞。
我站在那邊,聽那位醫生講了一大堆中英文摻雜的病況說明。
我用了更長一段的英文一句一句慢慢的回他,他愣住了,也嚇到了。
但是,除了當下有反擊的快感之外,我不覺得驕傲,也不覺得開心,
因為我想到了,在這家醫院裡面的其他的病人,
這個台北來的大醫院是怎樣的看待、對待他們。

英文很重要,但是,是否,我們都用著一種扭曲的心態奉承著這個語言?

我認識的一個外國教授,有一天忍不住對我說,台灣人常常在問外國人,
"Can you speak Chinese?"
他剛來台灣的時候覺得很疑惑,因為他們英語系的國家,
通常都是會用"Do you speak English?"
對他們來說,語言是一種是在生活中使用的習慣,而不代表某一種特殊的能力 ,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他們會用「Do you」而不是用「Can you」來造這樣的問句。
這一陣子,又聽到另外一個常常出席國際研討會的教授在思考,
為什麼只有亞洲的學者,在國際研討會發表自己的文章時,每個人一開頭都先說,
"I am sorry. My English is very poor."
明明那些德國、法國的學者,
他們說英文的德國腔、法國腔才真的讓人難以辨識他們在講什麼碗糕。

我在研究所的另外一個教授有一天聚餐突然聊起了他一些移民也是教授級的朋友,
他說,這些朋友很妙,移民到了國外之後,
唯一的休閒娛樂就是聚在一起,一起數落台灣有多差勁、有多落後。
非常相似的,一位到英國拿博士學位的學長跟我談到,
他在英國的時候被一個外國朋友問到:「 為什麼很少聽到你們台灣人稱讚台灣?」

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學英文?

我們不時的在強調及早學英文有多重要,
我們要一群孩子連母語都還不熟悉,就要他們去學英文,
這個教育政策底下,我們透露著對自己文化的輕蔑,
是否也反應著我們這些大人莫名的自卑?
我們都在說學英文才會有國際觀,
但是,說出這樣的話語的人,
他們除了 CNN 和 BBC 看得到的新聞和評論,
他們還熟悉哪些外國文化和政治角力?

真的,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麼才學英文?
從我們社區的垃圾車事件,我就開始不停的想要回答這個問題。
所以,有一天,我花了 1 節課的時間,
和我的學生用說的、用畫的、用唱的聊了到底為什麼我們要學英文。
我們有一個結論,台灣很好,所以,我們要用英文幫助台灣走出去,
我們約好,只要遇到外國人,都要跟他們說最少三件台灣很美好的事物。
台灣還可以更好,所以, 我們帶著台灣的問題走出去找答案,
每一次到國外去,我們都最少要找到 3 個答案回來幫台灣解決它的問題。

今年暑假過後,我很期待我的學生會帶哪 3 個答案回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