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30而立x自省在30歲之前

本文轉錄自:PTT生涯規劃版(CareerPlan)
作者:aaawei

原文並無標點符號,此為本人經作者同意後自行加註與排版。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E5%8D%85-seal.svg

80年代出生的人,這幾年紛紛跨入或兵臨「30歲」這個門檻了,
我們出生在安逸穩定的時代,沒有經歷戰亂、物質環境相對優渥,
我們不太操心下一餐在哪裡,比較煩惱買不到想要的玩具,
童年已經能透過彩色照片留影,小學回家也天天有卡通可以看,
國中流行的是張學友的祝福和伍思凱的分享。

因為Michael Jordan和灌籃高手,男孩們紛紛湧入籃球場,
高中五月天剛出道,大家紛紛拿起吉他傳唱志明和春嬌,
921大地震是我們體驗過最大規模的社會動盪。
手機和電腦也差不多在此時進入我們的生活,
大學聯考不斷被「推甄」、「學測」等名目取代,
但無法改變我們在黑板上倒數著幻想中的解脫之日。

然後一年一年,大學錄取率以不可思議的效率突飛猛進,
大學生也越來越迷惘自己在這裡做些什麼、想得到什麼,
多數人在尚未想清楚之前就畢業了,投入職場或輾轉於其他,
有些人便設法留在校園裡頭繼續想,
慢慢的,也不再想了。

不久之後,電視上出現《大學生了沒》和《超級星光大道》,
整個社會開始想,現在的大學生到底是怎麼想,
因為大家不知道,這群國家未來的主力球員在想什麼,
甚至,有沒有在想。

不知不覺中,填問卷就要勾選30歲以上的框框了。

30歲的我,被40歲的人羨慕還年輕,而我羨慕他們已舉重若輕;
30歲的我,羨慕20歲的人還年輕,而他們羨慕我已經上了軌道,
他們的未來還不知道通往哪裡。

30歲,你開始發現身邊出現許多「後進」,
在公司裡你不再是最小的小妹,
在演唱會上你不再是尖叫最大聲的粉絲,
在PTT上你發覺總有下一個狀況外的人提出同一個狀況外的問題。
你知道你已經從那個「後進」的位置上退下來了,
由另一批小你5~10歲的人重複你當年的牢騷、享受你當年的待遇,
你甚至有點被背叛的感覺,不敢相信那些位置已不再屬於你。
而前面的人已經看見你這個來者,開始要求你接下那討厭的棒子,
一副「終於輪到你」的狡猾模樣。

30歲,身邊的人開始跟你提到基金/保險/股票,
這些以前壓根兒不曾弄懂也毫無興趣的字眼,
──雖然你可能只想把每個月領到的薪水存在戶頭裡,
花多少就剩多少,想多存一點就少花一點,簡簡單單、一目了然──
以及開始詢問你關於結婚/成家/生子等計畫,
那怕他們從來沒有關心過你的熱戀與失戀,
甚至不知道你愛的是男生或女生,
卻能煞有其事的以不知從何而來的使命感敦促你。

30歲,你開始意識到青春和健康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東西,
熬夜不再是這麼熱血又浪漫的事,體力不再是勤能補拙的強項,
時光從每個夜晚的予取予求變成需要斤斤計較的奢侈品;
你可能經歷過一些傷病,搬重物或跑步的時候偶爾感覺到肌肉不太聽話,
忙碌誤餐的時候可能會想起胃食道逆流的廣告或網路上的養生文章,
「老了」這個念頭開始成為感嘆的發語詞或結論,
明明離急流勇退還十分遙遠,心情上卻已不戰而降。

30歲,你可能已經從憧憬某一個行業的外人變成置身其中的人,
成為後人的憧憬,或悔悟原來那個憧憬這麼脆弱;
你可能開始把腳縮回線內,把尖銳收回刀鞘,
你嘗過衝撞體制的滋味,也吃過對抗既定價值的苦頭,
你可能心灰意冷,選擇沉默或假意迎合。
你厭惡這樣的自己,但又使不上力,
社會告訴你這就是成長,但你心裡知道你對不起從前的自己。

30歲,開始焦慮自己還一事無成,
你看到很多成功的範例,你看到很多理想的價值,
他們可能大你沒多少或甚至比你還小,
你真心覺得他們很了不起,開始檢討自己為什麼離他們這麼遠,
是從哪裡開始出差錯的,是從哪裡開始趨於平淡的?
也許你已經有了一個舒適穩定的現狀,
儘管羨慕別人,卻也不敢放下手上的,去爭取一個新的。

30歲,30歲以前的人際關係都慢慢沉澱,
像是終於走的夠遠的水,帶不動的就會被留下來。
從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當兵-職場,
那些萍水相逢的人們,有些能夠保持聯繫,
有些永遠定影在當時畢業的樣子,
有些會在生命中的某一天突然想起來,
猜想他現在在做什麼,而你甚至連他是否還在人世都無從確定,
你開始能力所及的回朔自己,連一張通訊錄都能引起回憶。

30歲,漸漸明白走過的冤枉路不是毫無收穫,
那些看似彼此無關的當下,總在後來的某個時刻神奇的連成一氣,
彷彿過去受過的傷,得到的劍,躲過的險,
都是為了這個不可預知的時刻準備的。
你可能開始相信冥冥之中的天意,
相信「絕對」不再這麼「絕對」,而「永遠」也不再那麼「永遠」。

30歲,或許是人生的一個分水嶺,或許什麼也不是,
畢竟很多人常常會講 「我如果30歲以前沒怎樣,我就怎樣怎樣」、
「我如果過了30歲還沒怎樣怎樣,我就怎樣」。
30歲可能是寄託夢想的最後一站,
因為假想的人生已經過了一半,
要折返或是脫隊,都越來越艱難了,
艱難不見得是來自自己,多半是來自旁人。

對於親情,
10歲的人沒有抵抗力,20歲的人抵抗到底,
到了30歲,親情開始迴光返照,重新在心中調整順位。
或許你已經參加了幾場親人的喪禮,
或許你已經升格成為叔叔阿姨,
或許你剛剛為人父母或為人女婿,
──而這一切恐怕在你來不及調適好就先發生了。
每年返鄉過節,對那些新生的稱謂不再那麼排斥,
對那些出現在兒時照片中懷抱過你的長輩心存更多感激,
更驚懼歲月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白髮/皺紋與病痛,
而他們看你的眼神中,除了欣慰成人成家之外,
可能也透露出自己走向衰老的感傷。

對於政治,
10歲的人一無所知,20歲的人隔岸觀火,
到了30歲,發覺不能坐視不管。
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
10歲的人一無所知,是因為自己都無法管好自己;
20歲的人隔岸觀火,是因為終於不再被人管所以也不管別人;
30歲的人不能坐視不管,是因為認知到再不出聲叫喊,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
到了30歲,我們終於把眼睛擦亮了一點點,腦袋多裝了一點點,
也終於願意把臉轉過來一點點。
我們在各自的領域裡打滾之後,發現所有不合理不正義不可忍受的困境,
其改革的途徑最終都指向「政治」,
就像海洋一樣,到哪裡都相通,
──我們恍然大悟原來這才是敵人的真面目──
於是再也不能以「我們什麼都懂但什麼都不說」的態度置身事外,
於是我們以各種方式,小小步的開始進行。
我們開始隨身攜帶環保筷,開始順手捐發票,開始撥打1999,
開始留意法條與稅制,開始閱讀國際新聞,開始參與聯署和座談會,
因為改革不是一個人做了什麼大事,而是一群人一起做了一件小事。

20歲的時候,覺得做事好難;
30歲的時候,覺得做人好難。

無論如何,能安然無恙的活到30歲,
四肢健全尚能屈能伸,心智正常堪無病呻吟,
就已經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了。

「永遠不要成為自己小時候討厭的那種大人。」
這就是我今年所許下的生日願望。

以此文獻給即將30歲的自己和30歲不到的你。

--

十萬鄉民十萬軍,PTT上雖然許多鍵盤示威時常萬人響應無人到場,
但有深度有見地的文章鮮少被埋沒,
其中也不乏被轉貼到上班族mail界最後又轉到我手上的案例,
不過往往沒有附上作者及出處(不道德轉錄)。

感謝aaawei大寫出如此引人自省的文章,更感謝同意轉錄,
期許自己能時時憶起,義無反顧的當年對30歲的想像──
想成為怎麼樣的人,就要去做。

留言

  1. "20歲的時候,覺得做事好難;
    30歲的時候,覺得做人好難。"
    整個就說中我的心聲阿~~~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