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紹興社區x禮貌 [上]



國立臺灣大學校慶前一天,我便有幸看到了活動說明頁面
私以為極有誠意,且訴求明確,
雖然爆地點無法參加,但默祝一切順利。


接著聽說抗議當天校長請警入校維持秩序
網路一片撻伐聲浪,說李嗣涔愧對傅斯年


校友們提到自己是臺大畢業時,
那股驕傲並非源自於所謂的「頂尖大學」,
而是我們擁有自由,不畏強權、正直敢言的自由。

身為臺灣最高學府的領導人,不該只是謝謝指教的官僚,
你仍該保有知識份子的風骨,以及身為校長的高度和胸襟。


我坦言,我從不欣賞李嗣涔,但其來有自,並非趁亂落井下石:
畢業生職場小提醒,販賣良知,
畢業典禮致詞,不知所云。

制度有錯,難道所有人就該盲目遵守?
當傾全國之力培養出的學生,連不平則鳴都做不到——
那我們都愧對於履歷上的那一行,國立臺灣大學畢業.

沒有願景,就不要當校長,那不僅需要個優秀學者。
——本來我已經決定繼續這樣覺得了。——


接著劇情急轉直下。(下面影片請看完)



刁民?
計劃(n.)的執行,和計劃(v.)本身一樣重要。

如果只是先抗議再說,取得注意後卻沒有建樹淪為叫囂,
會讓後繼者也成為放羊的孩子。

「正因為號召行善──你得比所有人都正直」
正因為想做好事,所以過程及手段能不留瑕疵就不要落人口實。



打抱不平,並沒有賦予人們囂張跋扈的權利,
站在自以為正義的一方沒有什麼,可是不要忘了尊重彼此的不同立場。
理盲卻濫情的致命傷在於,認為全世界都該接受你眼中的真理。

你希望校方怎麼做?找人出來被罵還是解決問題?
讓對方不爽除了逞一時之快,我想不到其他好處。

(public post 我就不隱 ID 了)

well-educated / well-trained

計劃的最終目的是要校方撤告對吧,
那身為 well-educated 的高知識份子,別只做任何人都會的衝撞行徑。

有沒有別的施壓方式,有沒有更向上呈報的陳情管道?
既然重點是爭取到想要的結果,那麼過程是不是那麼爽快,不是那麼重要,
有時候必須夠盧、夠鍥而不捨的煩到對方崩潰,
他們才不會覺得一切只是學生小打小鬧,他們才會正視。



看著任何一本新提出來的學說,第一件事是想如果不相信會怎麼樣?
這才發現,輕易的就將信念解構,
像是余秋雨說的步入中年,發現自己會冷靜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這才發現要獻身某樣價值時,是需要某種情緒的,
而年輕這是此種情緒最強烈的時候。
此時,我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暢快感,但卻有種失落,
自己冷靜地像是北極圈的永晝,信念像是空氣一樣冰冷且稀薄......

-- 陳遠 @暑期班最後一堂加課
-- via skykissx @PTT2
回頭想想,如果今天我是挺紹興的計劃執行人,或者湊熱鬧的學生,
能不能做得比他們更好、更沒有爭議?
我懷疑,因為我是重度腦充血份子。
該開始在每次義憤填膺前想想事情如果相反會怎麼樣。



延伸閱讀:葉丙成教授 事件後發言 @facebook

傅校長當年拒絕的軍警,是要拿抓學生的軍警。
前天進校園的警察,並非是針對學生的警察。兩者情境並不同,實在不該等同而論。

杜保瑞學務長說:「本校於校慶日前,已正式收到紹興南村居民自救會之來函,
並署明,『若校長仍未給予正面回應,將發起更激烈之抗爭行動。』」

固然隔日看到來的都是老弱人家。
可是學校在前一天收到這樣的放話,如何得知隔天會來什麼樣的人?
學校又怎麼預先知道除了老弱的居民跟台大學生外,還會不會有其他的校外人士?

當學校收到這樣的來函時,學校是否應該要想辦法保障大多數同學的安全?
當爸媽把學生託付給學校,學校能不負責任的不管學生的安危嗎?
如果什麼預防措施都沒有而真的出事的話,如何跟學生的家長交代?
張振聲出事,造成了張爸一家人如此久的悲痛和跟學校無窮盡的恩怨。
難道台大膽敢無視這樣可能出事的訊息嗎?

如果我是台大參加校慶活動學生的爸媽,
當我知道校慶前一天學校就收到這樣的訊息,
我會感激學校當天有請警察採取預防的措施。
固然當天只有老弱居民,但千金難買早知道,
誰都不能以事後諸葛來論斷前一日的決策對否。

如果校慶當日,有任何一位台大學生被拒絕進新體,我會唾棄校方。
如果校慶當日,有任何一位台大學生被警察抓,我會唾棄校方。
如果校慶當日,學校沒有針對事先獲得的情資而作任何防止學生受危害的措施,
我,也會唾棄校方。

據學校稱,事先已經跟大安分局提過要平和處理的原則。
當日,沒有學生被拒絕進新體。
當日,也沒有任何人被抓。
我相信學校是真的有這樣跟警察溝通過希望平和處理、預防人員受傷的原則。

那這件事情剩下唯一值得議論的是,到底警察該不該舉牌?
又或者,這舉牌到底由誰授意的?如果是學校授意,
那基於大學也應該保障言論自由、保障任何人發聲的權益,被非議也是必然的。
但是如果是警察基於自己的職責而舉牌而非校長授意的話,那指責校方、校長有何意義?
校長當時在新體活動中,很難去對外面的狀況做指揮。
我也認為學校不會那麼笨去要求警察做這種事情,
我毋寧相信這是當時警察自己做的判斷。

總之,當學校收到可能會有來自外力不可預期的事情發生,找警察來確保學生安全。
這跟當年作為威權爪牙要進校園抓人的軍警,是完全不同的情況。
要把這兩件事等同而論,我認為不甚合理。
或許post這種論點會讓很多人無法認同,也會被很多人戰吧。
不過我還是認為保護學生安危是任何主事者都不能掉以輕心的事情。
為了保護學生安危,卻又被學生說成是迎軍警爪牙進校如此的不堪,
我可以想見為什麼下午會氣急攻心。

我對於以下這兩篇PTT的文章非常認同。
看完整個影片,真的讓我感到非常的痛心。
我想還有不少台大人,對於什麼是尊重,還不夠了解。
我們大家還有很多該學的。

http://www.ptt.cc/bbs/NTU/M.1353088568.A.451.html
http://www.ptt.cc/bbs/NTU/M.1353088626.A.FCC.html



問題來了,如果紹興居民不是到最後關頭不知所措,我相信也不會出此下策,
為何沒有辦法在多年糾纏期間,請求成功見到重要決策人士上達天聽?
不該只用「歷史共業」這種抽象名詞輕描淡寫帶過。

PS. 《不敬的價值》,不予置評文,僅供參考。
PS2. 系列列文直連《媒體壟斷x禮貌 [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