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媒體壟斷x禮貌 [下]



幾年前國外參訪,臺裔教授說起臺灣學生:「臺灣學生就是太有禮貌了。」
我當時似懂非懂,只知道大概在說我們有時太溫吞都不表達意見,
如今真相大白,原來我們社會對禮貌的標準這麼高,難怪。


翌日,聯合報用大版面放大禮貌縮小訴求與初衷,讓人瞠目結舌
我並不真的相信他們無法判斷重點,而是或許在壓力之下被迫做出所謂的「平衡報導」。


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
孟子對曰:「於傳有之。」
曰:「臣弒其君,可乎?」
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孟子時常與齊宣王論政,一日,齊宣王與他談到古時之政──
齊宣王問:「商湯將夏桀放逐,武王討伐殷?,真的有這些事嗎?」
「在古書上是有這些記載。」孟子回答。
「夏桀、殷紂都為一國之君,商湯、武王則只是大臣,身為臣子的人卻殺死君王,這樣對嗎?」
「毀傷仁愛的人叫做賊;毀傷道義的人叫做殘,這一類無視仁義道德、殘義賊仁的人,就叫做獨夫。我只聽說武王殺了叫做紂的獨夫,可沒聽說武王殺死君王啊。」孟子回答。


我只好表示不以為然
我認為他的態度被過度放大,以達模糊焦點之效。
態度很重要,有時候我們重視「怎麼說」更甚於「想說什麼」,
對,也是錯。


良好態度是為了好辦事,讓對方感受誠意,同時有好心情幫忙/聽你說,
但如果有人敬酒不吃持續裝死,我方也只好鬧大,因為要報紙有報你才知道,
噢不,現在你只會知道我沒禮貌了,連訴求都看不見。


事有輕重緩急,聽話要聽重點,
放大對方不完美之處來混淆輿論躲避關鍵議題,
我只能說我們還真被看透了,就是有人吃這一套。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98712903484545&set=a.199234700099035.44536.192259030796602&type=1&theater

《人文學科的責任與面對社會的勇氣》是篇好文,
但我不認為姿態正確的發言會有今天這種效果,
現在雖被無限上綱渲染成沒禮貌,至少有更多人報紙閱戶注意到這個事件,
也許他們大多照單全收,認為小朋友沒禮貌,句號,
但這之中的也許一小部份人,會願意花幾分鐘看完整支影片,
進而對訴求關切,忽略那甚至稱不上嗆聲的質詢台發言內容。

先求有,再求好。


他們不想好好講嗎?想啊,可是低聲下氣有誰理。

我們也該檢討,
為什麼好好說沒人要聽沒人要注意,
為什麼非得憤怒不理性才有麥克風,
為什麼當有人不得已出下策造反時我們只檢討他們,
吸收訊息的方式不該如此單一。

如果今天我們要指責他還不夠有禮貌,
那下次有冷靜的聲音時,請專注聆聽。


時代已經不同,聽話不是最上策,如果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
那麼有論證的質疑,在不流於謾罵的前提下,是合理的挑戰。

為達正義,我們是否可以/應該不擇手段?
如果對方先不仁,那就莫怪我不義,以直報怨,基本。



紹興社區和反媒體壟斷,這兩個事件討論的禮貌/尊重,有極大程度上的不同,
前者是學生越了界過於謾罵,後者是微嗆聲反遭擴大報導,
不可也不該混為一談。

可是還是道歉了。
你要說他落敗,沒錯,我們都輸給了政治正確的遊戲

後記:政黨傾向除罪化

原本我是想極力避免過度政治的話題,以免被貼上非藍即綠的標籤,
接著無限上綱,好像我只是為反對而反對。
我試了,但社論和政治似乎無法分離,
所以如果你對政治感冒,請考慮停止訂閱,
因為要我不說話,做不到。

我很多時候很偏頗,我也知道,
可是就算讓你有了抵觸情緒,至少多了個人得知那件事,
即使我們意見不同。

但,我想為有政黨傾向的人說些什麼。

今天有個人喜歡粉紅色,而我討厭,
這就代表他講的話做的事我都該不予理會嗎?
不會吧,因為我們都同意那是他個人自由,
我或許對他的品味不以為然,可這不影響他所作所為本身的份量。
(粉紅狂熱強迫症自然另當別論)
所以如果活動的訴求符合我心中的公平正義,
你要說他為了從政鋪路也好,動機不單純也罷,
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我們的目標一致,所以站在同一邊。

或許臺灣的政治現在是非藍即綠,
但這不表示人們的判斷該被顏色侷限,
別那麼輕易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

最後的最後,不說了,看吧。


Now I have come to the crossroads in my life.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Now here's Charlie; he's come to the crossroads.
He has chosen a path, it's the right path.
It's a path made of principle, that leads to character.
Let him continue on his journey.
You hold this boy's future in your hands, committee!
It's a valuable future. Believe me! Don't destroy...protect it...embrace it.
It's gonna make you proud some day...I promise you.
我正處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
我總是知道哪條路是正確的,除了一些例外,我總是知道。
但我從來沒去做,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那實在是太難走了!
而現在的查理也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他選擇了正確的路,
一條通往正確人生價值的道路。
讓他繼續走完這旅程,
委員們,你們正掌握著他的未來。
一個寶貴的未來,相信我,別將它毀了,保護它,擁抱它。
有一天你們會為此感到驕傲。我保證。
-- 《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


PS. 
而對於我身邊不止一個勇於反對者,我是心存感激的,
因為有非主流意見的人不少,但敢在一面倒聲勢下說出來的,不多。
謝謝他們的聲音,提醒我別太腦衝。

PS2.
系列文直連《紹興社區x禮貌 [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