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OLG看世界x無可奈何平衡論

Jane McGonigal: Gaming can make a better world @TED

 
電動從小打了不少,On-Line Game (OLG) 在臺灣的發展軌跡,
──從自產研發/代理killer game到現在免洗遊戲滿天──我也算曾躬逢其盛。

私自品評OLG,有三大平衡論:
職業/種族間、免費/台戰間、手動/掛機間。

如果能達三位一體,那麼輔以中上的遊戲架構/劇情,
雖不能保證紅透半邊天,但應不至於快速蕭條。
(話說回來,我一個小小玩家的保證也不具太大參考價值)


如果遊戲中存在特別強大的職業/種族太長一段時間,
那麼種玩家會往該方向聚集也完全是件合理的事,
誰甘願花了同等時間苦練的角色最後不堪一擊?
當然是輸人不輸陣馬上跟練一隻。

 但若此趨勢持續, 有天會驚覺路上都複製人,
一是無聊,二是難以出團,於是久而久之,玩家流失。


目前的OLG主流為發行免費遊戲,再以現金商品獲利來維持營運,
夠紅的遊戲,賺得不會比以前月卡盛行時少。
而現金商品主分兩種,裝飾&能力。

前者購買後只具裝飾效果,除賞心悅目外不對人物能力有任何影響;
後者則可能是把可以用遊戲幣購買的補品轉以現金購入,
或經驗值/掉寶率加倍等練功聖品,更有甚者,可以直接買升級卡,
我們俗稱花費大筆台票的好野人為台戰,台幣戰士。


好,說文解字結束,關於免費遊戲的獲利方式毀譽參半,
對台戰的不屑是不想花錢的未付費玩家常見心態之一,
所以台戰活該被鞭?這話有失公允,我們玩的「免費」線上遊戲,
背後維護資金由誰支付,就是不屑掏錢者鄙視的那群人。

如同3C宅再怎麼不情願,還是必須承認:
智慧型手機誰能當家是由廣大普通人口味決定。
樂於擁抱新產品、革命的早期接受者可能有那種不想跟別人一樣的驕傲,
不過自命清高就留給自己夜深人靜時得意去吧,這是多數暴力的社會。

離題了,如果遊戲設計得當,
不影響平衡的現金/遊戲幣交流是必要之惡,也不要想得太嚴重,
使用經驗值加倍卡練功的玩家,或許花了你1/2的精力獲得同樣等級,
可是在相同配點的前提下,人物空身強度是一致的,這就是公平。


除了免費/現金,有另一種區分玩家的方式:手動/掛機。
手動玩家用自己的雙手、不依靠外在程式苦幹實幹練功,來達成升級的目的,
至於他是否是台戰,不在此討論範圍之內;
外掛玩家從以前的連點程式(有人不認為這個算),
到自動練功換頻/自動喝水/自動回話等智慧型機器人。

我以前也覺得忿忿不平,就像考試時隔壁的前一晚連佛腳都不抱,
卻在考試時靠作弊考得比你還高,是人都會不爽,
可我現在會覺得是必要之惡,生氣前請先聽我說完。


作弊是不對的行為,我不是想積非成是,
但正如同外國超級名校只要你夠有錢,有特殊管道可以把你自己買進去,
然後學校再拿這筆錢以獎學金方式分配給家境不理想但表現優異的學生。
之所以提到這個比喻,道理和免費/台戰有點像,
因為通常掛機都是最捨得投資現金的人。

只能說,如果真人/機器人比例在一個我能容忍的範圍內,
加上掛機不要太囂張保持低調,我可以接受,
畢竟玩遊戲的開發/維護人員薪水是他們付的。


遊戲的最大重點還是在「好不好玩」,
這三個平衡只能確保玩家不因外在因素心灰意冷,
當然如果這遊戲實在天殺的太好玩了,
或許總能瑕不掩瑜吧,只要不平衡不太嚴重的話。

以上,
本次專欄有點超乎原本預計的長度,下回待續。

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的通勤生活觀察日記--火車篇

今年九月,除了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外,我還附加另一個身分就是火車通勤族,
嚴格來說雖然說不上什麼特別,但是在我的生活圈中我這樣的人還是非常少見的,
我每天早上和晚上坐火車通勤往返中壢與台北,特此報告一下這一個月通勤以來的所見所聞。
1.區間車、莒光號、自強號、太魯閣自強號之內行人才看得出來的差別。
等級:太魯閣自強號>自強號>莒光號>區間車 速度:(同上,因為等級就是用速度去排的XD) 長度:自強號(12車)>區間車(8車)=莒光號(8車)=太魯閣自強號(8車) 停車位置: 太魯閣自強號(2-10車) 自強號:(1-12車) 莒光號:(1-8車) 區間車:(6-14車)
雖然說是坐火車,但是每站廣播內容還是不盡相同喔!
中壢站廣播如下: "各位旅客您好,北上,六點三十九分,經由北迴線,開往花蓮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月台位置,上車"
台北站呢?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不要靠近月台邊,以免發生危險" 或者是 "各位旅客您好,南下,十七點三十分,經由山線,開往屏東自強號列車,即將進站, 請各位旅客在第一至十二車的位置候車"
發現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台北車站會特別廣播不要靠近月台邊,還有候車位置, 我想大概是因為台北站的人比較多吧!
2.很多人不知道板橋跟樹林中間開了新的火車站--浮州,所以每次如果搭區間車停浮州站,就會聽到乘客此起彼落的聲音:哪時候有這一站?
3.太魯閣自強號太高級了不發售無座票,所以拿悠遊卡、定期票的人與狗不能上車。
4.區間車最多人搶也最好睡的位子在邊邊,因為你可以靠著它睡覺, 如果是自強號的話都很好睡,但是靠窗最好,因為靠走道很容易被經過的人的包包給打醒。
5.自備板凳無敵。板凳族都搭自強號,火車一停就衝向十二車放自行車的地方, 找個靠牆的地方,板凳打開,坐下來開始睡!
6.通勤小孩的悲哀:我每天在中壢等火車的時候是早上六點多,就會看到一個媽媽拉著兩個小一小二的小孩等火車,然後跟我一樣都在台北站下車。一開始吸引我注意是因為媽媽太強大,每次拉著小孩就瘋狂擠上車,一擠上車就幫小孩佔位子,然後把椅背調低還拉出兩條浴巾蓋著小孩讓他們睡覺。後來才仔細去想,天啊才這麼小就要這樣通勤,不曉得是為了什麼…

去倫敦上插畫課-讓人更想去英國念插畫系的書!

最近看了一本書『去倫敦上插畫課』


作者是韓國人,munge & sunni, 兩個人都是在30歲的時候去英國的金斯頓大學念書, munge在去之前是職業的"無業游民",也可以說是自由接案者吧(我想) 毅然決然的決定換水,於是拋下一切跑去英國金斯頓大學念插畫與動畫系的研究所。 (她念動畫) sunni呢,在韓國的某出版業做到藝術總監,大家都覺得她正在一個如日中天的時候, 居然打算拋下一切去英國念插畫的學士學位真是瘋了, 但是她的心裡一直一直都有一個心願,想畫插畫,因此就算大家都覺得她瘋了, 她還是要去。
這本書主要就在講她們在英國的故事, 鉅細靡遺的把她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要求他們做的每個練習project寫出來, 除此之外,他們還把他們的作業,思考的來龍去脈還有得到的成績都寫了出來, 感覺好像真的是看著她們去做作業,念碩士一樣,非常有趣!
也許對其他人而言,這是一本看人實踐心中夢想的休閒讀物, 對於喜歡插畫的我來說,這就像是一本工具書,裡面寫滿了project進行的方式, 我一邊看一邊想,好有趣的project,我也要來試試看! 最重要的,看完會非常想要去念插畫系!哈哈! 我猜想這本書的出版一定會讓申請金斯頓插畫系的人增加吧!
munge是個個性很率直很有自信的女生, sunni相較之下從文筆讀起來倒是讓人覺得有股堅毅的溫柔, munge可以用多才多藝來形容他,他雖然是去念動畫的碩士(MA), 但是回國後接了插畫的case,好像不知不覺又成為了插畫家, 而目前他正在寫書,沉浸於成為一個作家的樂趣。 至於sunni,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金斯頓插畫系(BA), 後來又前往布萊頓念插畫系的MA, 她曾經申請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插畫研究所也申請上了(但沒去念), 她的插畫,得過波隆那差畫展的獎,英國D&AD...非常多的獎項。 讀他們的文章還有畫非常有趣,
這是munge的作品:


這是sunni的作品:




看完這本書,我的感想是:作為一個插畫家,一定要有無比的自信。 而對沒什麼自信卻非常喜歡插畫的我來說, 這將會是我需要克服的一個最大的難題。
總結:
如果你喜歡插畫,本書的好看程度:★★★★★(滿分!) 如果你有打算去國外念插畫或設計,本書實用程度:★★★★(4顆星) 如果你沒有特別喜歡插畫,但你正在實踐夢想的道路上, 本書的熱血程度:…

Goldilocks Economy

華爾街常用到一個名詞:「Goldilocks Economy(金髮女孩經濟)」, 意思是指經濟可以在一個不太冷也不太熱的理想經濟環境中,繼續安穩下去。 有趣的是, 這個名稱是來自經典童話「Goldilocks and the Three Bears(歌蒂拉與三隻熊)」
最早出現在1837年英國作家Robert Southey的作品集,
Goldilocks指的是金髮,
所以也有人把這個故事稱為「小金髮(金髮女孩)與三隻熊」。
這個故事在說一個天真無知(白目)的金髮小女孩,不小心在森林裡走失了,
又累又餓又渴的她,聞到了一股麥片粥的香味,
順著香味走,竟發現了一棟小房子,也就是三隻熊的家。